烟水泓泓

在下就是个冷淡没情调的人(滑稽)

不孤单

老麦和赛罗。

正经,部分暧昧,写得和刚开始想的不一样,另一个故事,抱歉

【借用最新赛罗手镯没了的设定。另私设,这俩亲戚,赛罗小时候是老麦带的   详见很早的一篇2333

 

————

    夜空明净,星河闪耀着奇异的蓝紫色光芒。

    原野广袤,凉风轻抚,绿草轻摇。

    躺着的人闭着眼,头枕双臂,嘴里叼了草叶,耳边支棱起的草中有什么东西闪着柔和的黄光。男人忽然坐起,看着天空,面色有些古怪,惊动了耳边的生物窜上他的肩膀。

    只见一道与黑夜极不协调的火光急速下坠,并逐渐成了火球。他脸色一变,迅速把肩上的生物放下,几步加速变身成为红色巨人,身形一闪,向空中的火球迎去。

     没有碰撞的巨响,等他再落地,怀中已多了人。怀中的青年胸膛剧烈起伏,指示灯响得刺耳。

   “呵呵,真幸运,竟然能在这儿碰见你,麦克斯......”

   “赛罗,真是狼狈啊,你也有今天!”后脚追来的宇宙人重重落地,看到又多出一位奥特曼,反而笑得更加放肆,“哟,还有同族啊,哪个不知名的小子,今天就一起做亡灵吧!”

      宇宙人放出了怪兽兵器,怪兽的步伐震得大地颤抖,草丛中的生物惊慌乱窜。

       麦克斯拍了拍赛罗的肩,大步冲上前去,避开怪兽,和宇宙人纠缠在一起。赛罗坐在一旁捂着腹部有些紧张,虽然相信麦克斯的能力,但这个宇宙人不好对付,还是一对二。

       天边又飞来几只巨大的有着尖锐的喙的有翼生物,盘旋了几下对准怪兽俯冲下来,将其围住。赛罗于是放松下来,聚精会神看起麦克斯的战斗,倒是一如既往的简洁有力,迅速敏捷。

       等这边宇宙人被锋利的头镖一切两断,那边的怪兽也被大鸟戳瞎双目,然后被抓起扔向空中,由麦克斯一记光线解决。

      两人变成人形后,赛罗虚脱似的躺倒在草地上不愿动弹。蠢货宇宙人。不过自己以后是不是要考虑战斗时少说几句废话?打架严肃点儿好像更有气势,说不定更讨女孩儿喜欢呐。视野中几只大鸟没飞走,反而蹲立下来,有不少一明一灭的东西跑到它们身上,鸟的嘴一张一合,但听不见声,估计声波超出他能接收的范围了吧。

      正瞎胡想,额头上轻轻贴了温热的手掌,“他们在交流。你怎么回事?镯子呢?”声音很有磁性,就是音调太平,可能有点儿温柔?赛罗不想回答,索性眼一闭,想象起这时候他这叔叔会是什么表情。

   “身上有伤没有,起来让我看看。”

   “不要,累。”

     你说麦克斯什么表情,他就知道会是这样,眉一皱,掂着人就给掂起来了,衣服一掀,检查伤口。

   “喂喂喂......”赛罗一低头,怀里就蹦进了什么东西,一摸,毛茸茸的,身上的黄光有规律的闪烁。

    “她说对你有好感。”

      赛罗脸莫名有些发热,发现黄光的闪烁频率又变了,“这是他们的语言?”扭头去看麦克斯,掩饰不住的哈哈大笑起来—— 他的头顶蹲着一只同类生物,尾巴垂到耳朵边。

    “心情好了?”麦克斯揽过他的肩,也不再问他那么多,“遇到难题了?自己承担是好事,如果不好解决,为什么不问问其他人呢?”

    “没谁想说。”

    “我不值得你信任?”麦克斯撸了把他的头发,“啧,真是白养了。”

    “哎哎,你自己歪曲的啊。”赛罗不满得把他的手拿开,又把身上的小生物塞到他手里,占着,“我这不是不知道说啥嘛,感觉也没啥大事儿。”

    “那你自己看着办吧,下回可没这么幸运了。”

      赛罗看他就这样拍拍裤子,怀里抱着头上顶着,起身走了,半天没反应过来。等爬起来追,没看见脚底下的石头,摔了个结实,“擦......”

      他又郁闷了,头埋到草堆里,嗅到淡淡的清香。忽然脖子上痒痒的,他一挠,小东西顺着胳膊就爬到了眼前,尾巴指指前方。他抬头望去,看见麦克斯坐在坡地高处,头顶是繁星。不由想,如果不是自己偶然落在这儿,他是不是就一直一个人呀......

       赛罗把小东西放到肩膀上,慢慢悠过去,在他身旁坐下,竟然发现他在画画。笔是蓝色的,白色的背景被涂成浓淡不一的蓝,中间细细碎碎的白色空隙,就是星星。

      “没想到你还这么文艺呢!”“消磨时光罢了。”

     “这个任务还得多久?”“怎么,想留这儿陪我?”麦克斯拿着笔玩,“还得几十年,他们是新生文明,现在刚步入正轨,到时稳定了就可以走了。”

      “那你是怎么弄懂他们的话的.......别闹.......”

      “时间长就好了。赛罗,她好像真的很喜欢你。”麦克斯无声地笑起来,在整个身子都糊到赛罗脸上的生物背上长长短短敲了敲,生物跳下来,蹦到他的本子上,又说些什么,“她还对你头上的突起很感兴趣。”

      “.......你来的时候他们为什么没把你头上的晶石扣下来?我才不变身呢,能量不够。”赛罗说着把他手里的本子推到一边,躺到他腿上,“还有告诉她那是头镖,很锋利,伤着她多不好。”

     “那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跟着你呗,反正不回去,要不又被老爹他们教育,啊,想想都烦!”

      “他们要是找你呢?”“切,随便他们找,他们肯定想不到我在你这儿。”

      “就你爹那老古董,不回去也罢。”“就是就是.......哎,你对我爹意见这么大?”

      “呵呵,那时候知道你出事,我都想揍他。”“听你这么说,是没打成喽。”

     “君子动口不动手,传出去影响不好。”“哈哈哈,是你的风格。不过我倒挺想看你们干一场。”赛罗一兴奋,猛地坐起来,额头直接撞着麦克斯的下巴,麦克斯头一仰,就失了平衡翻过去了,连带着赛罗也滚下了坡。

     “就你事儿多。”麦克斯不忘护着他的头,停下来后又被他一头撞了肋骨,终于忍不住一巴掌呼过去,“真的,就你这活蹦乱跳的样儿,我看屁事都没有。”

     “什么啊,骨头硌的要死......”坡上的生物跟着撒腿跑下来,啪又跳到赛罗脸上,任凭他怎么弄都不下来,“......叔。”

     “你也好意思拒绝人家,人那么喜欢你,你在这儿玩吧,我走啦。”

     “别啊!我认错我认错!快透不过来气儿了,真的!”赛罗看不清,生怕他跑了,直接听声音扑了过去。

       等脸上毛茸茸的东西终于放手,他一睁眼,脸刷红透了,鬼知道没了那小毛球他俩几乎就是脸贴脸啊.......

    “起来,去安慰安慰人家,你吓到她了。”麦克斯拍拍他的脸。他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终低了头起来。

       麦克斯看他这样,突然笑了,站起来喊了一声,“赛罗。”

    “啊?”只见面前的人略略俯身,在他的额头上点了一下,他有点懵,好像又有点心满意足。

    “这么快赛罗也到了该谈恋爱的时候了呀。”麦克斯笑眯眯地把那只生物放在了他的头上。

       他还是太放肆了,可能是小时候被他带过的缘故,他后来再见了他就挺愿意和他亲近的,而且他一点儿都不像他爹那么严厉,难道是错觉?不过自己永远是被他逗的那一个啊......

       天际的金色开始向星河中央蔓延,巨鸟带着小它们无数的生物飞往星球的另一边。两个人并排走着,头上都顶着一只毛球。

     “带你去那边看看吧。”“好啊,等等........不会走着去吧!”

     “对啊,还有好几十年呢,慢慢走。”“我可没说在你这儿呆这么久!连个人影儿都没有,无聊死了。”

     “比着你那K76好太多吧,生机盎然,还有小美人儿陪着你。”

     “你认真的?”赛罗扯了扯掉下来的小尾巴。

     “那我翻译给她听。”“不不不,她可萌了,真的。”

      “叔,你平常一个人孤单吗。”赛罗怕不小心把小东西给颠没了就抱在手里,顺便再捋捋毛。

     “那有什么,一个人挺好的,而且大部分时候,总会有什么陪着你。”

     “哦——可我真的要在这儿呆这么久嘛?”“你会喜欢他们的。表现好了,我给局里写报告推荐推荐你。”

      “嗯。嗯?挖墙脚?!你突然加速几个意思啊!你就不能心疼一下伤员啊!”

        赛罗抱着小东西一气跑上坡,坡下碧蓝的河水向远处曲折延伸,金色的恒星从水的尽头缓缓升起。怀中的生物尾巴上的光熄了,尾巴点了点他的手掌,他莫名明白了意思:欢迎。

                                                                                       ——完——

评论(14)
热度(26)
© 烟水泓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