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水泓泓

在下就是个冷淡没情调的人(滑稽)

陪伴

  难得写cp,算是麦诺(还是麦杰?)23333

    另,杰诺的资料我找不到详细的,奥盟打不开,就按所谓上司写了。                                        ——————————

      Xenon认为自己的工作还是很轻松的,有时候也可以说是无聊。从下属们上交的报告看,里边各具特色的星球文明很是吸引人,不过他也就感慨感慨,真让他去蹲守个百年,连个说话的都没,他估计又该想念这被等离子火花温和的光芒时刻照耀的办公室。

      他是平调来的,正式上岗前局里派了人来专门给他讲课,让他明白文明监视员这个独特的工作。对这个工作他原先也只是道听途说,不怎么了解,就听说工资高,但挺难熬。当时找他的是个有一把年纪的人,所以他潜意识就觉得弄不好工作人员里年轻的少,根本没想到给他做入职工作的还就是个年轻人。

      这人给他第一感觉是人这么帅怎么这么严肃呢,显老。第二感觉就是,绝对局里中坚力量,各种事务门清儿,无论理论还是实际业务能力都很强,完全可以干局长。名字起得还好,Max。

       那自己怎么就成了接手的人呢?接受能力强?听完Max的一套理论加实例的解说,他原先的认知——Ultraman就是伸张正义的代名词,已经被完全颠覆,转而被这个职业的魅力深深吸引。

       当然疑问还是有的,“Max,我们真的可以做到所谓神的存在么?”

    “那不过是某些文明对我们的称谓罢了,不要放在心上。我们的职业道德是做一名称职的看客,毕竟旁观者清。以后你会有更深感悟的,欢迎入职,Xenon。”

      “你为什么不接受任职?”

     “很简单,我蹲得了轨道,坐不了办公室。”

        Xenon进局最先交的朋友就是Max,往后的日子里也觉得Max最有意思,虽然表面上看起来高冷不可侵犯。

        这人吧武力值在警备队都能数上号,却做着鲜为人知的工作,自己还做得津津有味。人家的工作记录上都是高清录像,他呢,能画成画的就不录图像,也难怪近段时候三百年以上的任务基本都是他出的。

        他俩那时候也都玩熟了,Xenon问他怎么想着干这活儿,他说:“被老头儿坑来的,就找你那个,说什么工资高清闲局里全是帅哥美女,就把我忽悠来了。他妈我就说从来没听说过还有这么好的地方,别说没女的了,男的,就咱俩颜值现在能排前二。”

      “谁第一?”“我。”

      “要点脸儿啊!”不过Xenon就喜欢他一脸冷漠的玩幽默,特逗,“那你后来怎么不走?”

      “发现还蛮自由的,辛苦归辛苦,钱多是真的。可惜我清心寡欲,懒得找地儿潇洒。”

      “这就是你在家窝着的理由?”“对啊,不睡觉还怎么出去浪。”

      “活该单身。”“没事,有你啊。”

        Xenon才不会承认看着那双金黄色的棱形眼睛心跳有些加快,还真是全身上下都透露着认真俩字啊,话从他嘴里出来,听着怪感人的。

        通过平时两个人的交谈,还有Max以往的报告,Xenon知道了Max所接触的,也就逐渐明白他的心境。文明的产生与兴盛固然令人兴奋,但有多少人能忍耐眼睁睁看着文明的没落与灭亡却无动于衷呢?无怪乎年轻人来了又走,真正留下的不多。

       说起来,Xenon发现自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和职员们一样,文明的各种进程与发展似乎只是工作。他在原先的朋友那里变得也不怎么合群,成了“冷淡”的那一个,好在还有新朋友。

       Max的那个老师找他接班后就去教书发挥余热,偶尔还会来转转,指导指导工作,再夸奖两句,并热衷于给人介绍对象。

       反正日子就这样过,他俩关系成了公认的铁。Max出啥事,他担,虽然这种情况几乎没有;心理有啥波动,他劝;也没见过上司主动给下属主动放假的,就他这儿有。与此同时,他们单位成了绩效全优,闷声发大财,高科技使用权一个不落。其他当领导的问他诀窍,他特谦虚说下属能干。

       他这领导当着也真是顺心,业务不是问题,感情问题吧有老人家关注,再说他自己都还没解决,也不好说别人不上心呐,再一个他们这参与战斗很少,所以也不怎么担心身体健康。

       但凡事总有例外。

       Max这次出去了50年,时间不算长,问题却比哪一次都严重。

      人进了办公室,站在他桌子前,一句话没来得及说,直接晕了。Xenon手忙脚乱抱着人去了医院,怀里的人身上冷的简直像冰。

      住院住了挺久,人醒了没几天,报告一交,就找不到人了。Xenon一听护士这么说,一拳砸到墙上,玻璃碎了一地,把护士吓得不轻。他倒是还没忘了微笑着给护士小姐道歉。

      能找的地方都找了,找不到,发签名也没人回,把他气得发誓只要找到人管他伤好没好先打一顿再说。他是真慌,怕他再出什么意外。

      终于想起来还有他老师。老师在上课,也不管就直接敲门打断。

   “前辈,我找不到他了。”

      老师也没跟学生解释什么,从讲台下来跟着他就去了走廊,“他才回来?”

    “是,受了伤,前几天刚醒。”

    “那你觉得他会去哪?”“我找遍了,但是......”

    “别急,他的报告看了么?”老师打断了他的话。

    “看了。”

     “Xenon,这么多年,应该知道我当时找你的原因了吧,我知道你担心他。去吧,再好好看看报告,没有结果再来找我。”老师慈爱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都是我的好孩子。”

       又翻来覆去看了两遍,Xenon去了地球。

       天阴着,下着小雨,刮了风有点冷,但这不妨碍街上的人成双入对,有人对着伴侣撒娇,有人牵着手。看起来是个好日子。

       Max一个人在街上走,神色一如既往冷淡,直到被一个老人拦住去路,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老人送了他一朵玫瑰花,给他讲了一个故事。

       老人家里有一个小花园,他在里面种了许多红玫瑰,因为老伴喜欢,但她现在不在了。每到花期,老人就会把花摘下送给路人,“那种喜悦,就好像她还陪着我这糟老头子。”

       街是临海的,他拿着玫瑰,靠在栏杆上。

     “你伤心了?”

       Max没有回头,“那个人为了救我死了,这你知道。”

     “嗯。”

     “他喜欢我......我一直没有接受。”

     “你怕辜负他。”

     “可是又有什么用呢?我给不了他爱,一时欢愉,最后相互留下的还是伤痛。”Max低低笑了一声,“从来都是去的时候一个人,回来还是。”

     “我以为你一直看得很开。”Xenon也趴在栏杆上,两个人肩膀挨着,“我还记得你给我讲那个蓝色眼睛的美丽女子的时候,很平和。”

     “时间能抹平一切。”

    “道理你总是比我明白.....Max,我们认识多少年了。”

     “至少两千年。”不假思索的回答。

     “那有什么不能跟我说,这么不声不响的跑出来?有必要?再出什么事怎么办?你知不知道,送你去医院的时候我都怀疑自己抱了个死人!”

        Max沉默了一会儿,“从没见过你生气,抱歉。”

     “我决定扣你工资,他妈本来想揍你,结果看你这么伤心。”

     “你全充公都行,别生气就好。”语气像哄人一样温和。

        雨还在下,Max额头上头发已经湿了。

     “我们回去吧,别再病了。”

     “我其实在想,一晃都两千年过去了。”Max侧过身站好,眼神很认真,“非常高兴能和你做朋友。我这人没什么情调,带的你也这么没情调,挺过意不去。”

     “说这些干什么?”

     “想问问你......能不能以后一直陪着我?”

     “废话,你以为老师为什么让我来。”

     “这倒是,那你后来为什么不走?”

       Xenon没说话,只是静静看着他。

    “那下次任务和我一起好不好。”Max笑了,把红玫瑰递给他。

                                                                                    ——完——

评论(37)
热度(41)
© 烟水泓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