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水泓泓

在下就是个没情调的人(滑稽)

陪伴

  难得写cp,算是麦诺(还是麦杰?)23333

    另,杰诺的资料我找不到详细的,奥盟打不开,就按所谓上司写了。                                        ——————————

      Xenon认为自己的工作还是很轻松的,有时候也可以说是无聊。从下属们上交的报告看,里边各具特色的星球文明很是吸引人,不过他也就感慨感慨,真让他去蹲守个百年,连个说话的都没,他估计又该想念这被等离子火花温和的光芒时刻照耀的办公室。

      他是平调来的,正式上岗前局里派了人来专门给他讲课,让他明白文明监视员这个独特的工作。对这个工作他原先也只是道听途说,不怎么了解,就听说工资高,但挺难熬。当时找他的是个有一把年纪的人,所以他潜意识就觉得弄不好工作人员里年轻的少,根本没想到给他做入职工作的还就是个年轻人。

      这人给他第一感觉是人这么帅怎么这么严肃呢,显老。第二感觉就是,绝对局里中坚力量,各种事务门清儿,无论理论还是实际业务能力都很强,完全可以干局长。名字起得还好,Max。

       那自己怎么就成了接手的人呢?接受能力强?听完Max的一套理论加实例的解说,他原先的认知——Ultraman就是伸张正义的代名词,已经被完全颠覆,转而被这个职业的魅力深深吸引。

       当然疑问还是有的,“Max,我们真的可以做到所谓神的存在么?”

    “那不过是某些文明对我们的称谓罢了,不要放在心上。我们的职业道德是做一名称职的看客,毕竟旁观者清。以后你会有更深感悟的,欢迎入职,Xenon。”

      “你为什么不接受任职?”

     “很简单,我蹲得了轨道,坐不了办公室。”

        Xenon进局最先交的朋友就是Max,往后的日子里也觉得Max最有意思,虽然表面上看起来高冷不可侵犯。

        这人吧武力值在警备队都能数上号,却做着鲜为人知的工作,自己还做得津津有味。人家的工作记录上都是高清录像,他呢,能画成画的就不录图像,也难怪近段时候三百年以上的任务基本都是他出的。

        他俩那时候也都玩熟了,Xenon问他怎么想着干这活儿,他说:“被老头儿坑来的,就找你那个,说什么工资高清闲局里全是帅哥美女,就把我忽悠来了。他妈我就说从来没听说过还有这么好的地方,别说没女的了,男的,就咱俩颜值现在能排前二。”

      “谁第一?”“我。”

      “要点儿脸啊!”不过Xenon就喜欢他一脸冷漠的玩幽默,特逗,“那你后来怎么不走?”

      “发现还蛮自由的,辛苦归辛苦,钱多是真的。可惜我清心寡欲,懒得找地儿潇洒。”

      “这就是你在家窝着的理由?”“对啊,不睡觉还怎么出去浪。”

      “活该单身。”“没事,有你啊。”

        Xenon才不会承认看着那双金黄色的棱形眼睛心跳有些加快,还真是全身上下都透露着认真俩字啊,话从他嘴里出来,听着怪感人的。

        通过平时两个人的交谈,还有Max以往的报告,Xenon知道了Max所接触的,也就逐渐明白他的心境。文明的产生与兴盛固然令人兴奋,但有多少人能忍耐眼睁睁看着文明的没落与灭亡却无动于衷呢?无怪乎年轻人来了又走,真正留下的不多。

       说起来,Xenon发现自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和职员们一样,文明的各种进程与发展似乎只是工作。他在原先的朋友那里变得也不怎么合群,成了“冷淡”的那一个,好在还有新朋友。

       Max的那个老师找他接班后就去教书发挥余热,偶尔还会来转转,指导指导工作,再夸奖两句,并热衷于给人介绍对象。

       反正日子就这样过,他俩关系成了公认的铁。Max出啥事,他担,虽然这种情况几乎没有;心理有啥波动,他劝;也没见过上司主动给下属主动放假的,就他这儿有。与此同时,他们单位成了绩效全优,闷声发大财,高科技使用权一个不落。其他当领导的问他诀窍,他特谦虚说下属能干。

       他这领导当着也真是顺心,业务不是问题,感情问题吧有老人家关注,再说他自己都还没解决,也不好说别人不上心呐,再一个他们这参与战斗很少,所以也不怎么担心身体健康。

       但凡事总有例外。

       Max这次出去了50年,时间不算长,问题却比哪一次都严重。

      人进了办公室,站在他桌子前,一句话没来得及说,直接晕了。Xenon手忙脚乱抱着人去了医院,怀里的人身上冷的简直像冰。

      住院住了挺久,人醒了没几天,报告一交,就找不到人了。Xenon一听护士这么说,一拳砸到墙上,玻璃碎了一地,把护士吓得不轻。他倒是还没忘了微笑着给护士小姐道歉。

      能找的地方都找了,找不到,发签名也没人回,把他气得发誓只要找到人管他伤好没好先打一顿再说。他是真慌,怕他再出什么意外。

      终于想起来还有他老师。老师在上课,也不管就直接敲门打断。

   “前辈,我找不到他了。”

      老师也没跟学生解释什么,从讲台下来跟着他就去了走廊,“他才回来?”

    “是,受了伤,前几天刚醒。”

    “那你觉得他会去哪?”“我找遍了,但是......”

    “别急,他的报告看了么?”老师打断了他的话。

    “看了。”

     “Xenon,这么多年,应该知道我当时找你的原因了吧,我知道你担心他。去吧,再好好看看报告,没有结果再来找我。”老师慈爱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都是我的好孩子。”

       又翻来覆去看了两遍,Xenon去了地球。

       天阴着,下着小雨,刮了风有点冷,但这不妨碍街上的人成双入对,有人对着伴侣撒娇,有人牵着手。看起来是个好日子。

       Max一个人在街上走,神色一如既往冷淡,直到被一个老人拦住去路,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老人送了他一朵玫瑰花,给他讲了一个故事。

       老人家里有一个小花园,他在里面种了许多红玫瑰,因为老伴喜欢,但她现在不在了。每到花期,老人就会把花摘下送给路人,“那种喜悦,就好像她还陪着我这糟老头子。”

       街是临海的,他拿着玫瑰,靠在栏杆上。

     “你伤心了?”

       Max没有回头,“那个人为了救我死了,这你知道。”

     “嗯。”

     “他喜欢我......我一直没有接受。”

     “你怕辜负他。”

     “可是又有什么用呢?我给不了他爱,一时欢愉,最后相互留下的还是伤痛。”Max低低笑了一声,“从来都是去的时候一个人,回来还是。”

     “我以为你一直看得很开。”Xenon也趴在栏杆上,两个人肩膀挨着,“我还记得你给我讲那个美丽的蓝眼睛女人的时候,很平和。”

     “时间能抹平一切。”

    “道理你总是比我明白.....Max,我们认识多少年了。”

     “至少两千年。”不假思索的回答。
 

“那有什么不能跟我说,这么不声不响的跑出来?你知不知道,送你去医院的时候我都怀疑自己抱了个死人。”Xenon的语气不知道是跟谁学的,冷淡平静,“再出什么事,让我怎么办?”
  
  Max沉默了一会儿,“......从没见过你生气,抱歉。”
  
  “他妈本来想揍你,结果看你这么伤心,这个月工资扣完。”
  
  “你把一年的充公都行,别生气就好。”语气像哄人一样,眼角还带着不可察的温柔。

        雨还在下,Max额头上头发已经湿了。

     “我们回去吧,别再病了。”

     “我其实在想,一晃都两千年过去了。”Max侧过身站好,眼神很认真,“非常高兴能和你认识。我这人没什么情调,带的你也这么没情调,挺过意不去。”

     “说这些干什么?”

     “想问问你......能不能以后一直陪着我?”

     “废话,你以为老师为什么让我来。”

     “这倒是,那你后来为什么不走?”

       Xenon没说话,只是静静看着他。

       Max笑了,把红玫瑰递到他面前,“下次任务和我一起吧。”

                                                                                    ——完——

2.(算是后续?)

     等离子塔洒下的光辉给走廊的淡绿色地板镀了一层金。
  
  杰诺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昨夜酒精带来的愉悦已然成了烦恼,百无聊赖地浏览着文件,一跑神,想起清晨办公室里的画面,又忍不住笑。
  
  他的老下属来跟他告别,正经之余却是一脸戏谑地笑,“领导,你这酒量不行啊。”不等他反驳,就被他一把揽过肩膀,响在耳畔的声音,深沉又温柔,“头还疼?”
  
  麦克斯斜了身子,额头上的蓝宝石在等离子光的照耀下少了冷峻而多了温和的色彩,他慢慢低头,杰诺把手放在他脑后,也慢慢向前凑。
  
  却突然响起提示音,桌面上蹦出一条消息,问什么时候出发。
  
  杰诺看他嘴角抽了抽,但还是立刻站直了身子,“......算了,等我回来。”
  
  “这次带着新人就别到处跑了,一路顺风。”
  
  麦克斯打开办公室的门,背着身朝他挥了挥手。
  
  任务预期并不长,那他就慢慢等呗,一直都这样。
  
  要说杰诺平时活儿挺清闲的,不用每天盯着宇宙中光之国范围内的安全形势,不用每天呆在实验室里跟手下捣鼓各种仪器,不用搞什么训练,做好调度就行。有外勤回来的时候会稍微忙点,他们这些“闲人”聚在一起做资料的整合分析,还有任务的等级评判。其他时间就定期开例会,读文献,再时不时跟退休或者快退休的几个老头儿一起瞎聊,听他们各种喷,那故事,永远听不完。
  
  当然,也免不了要应付被介绍漂亮姑娘。
  
  “杰诺,上次我给麦克斯说的那个女孩儿,他见了吗?”
  
  “见了见了,女孩儿是不错,人家嫌他没人情味。”
  
  “这小子!说了让他对姑娘们温和点儿,怎么就记不住呢!那你呢,我这儿可是有个蓝族姑娘想见见你,有没有兴趣?”
  
  他正陪着插科打诨的时候,来自警备队的访客敲响了门。平日并无联系的两个部门,怎么今天突然找过来?
  
  来人转交的是近期宇宙正负能量的波动趋势研究报告,这让杰诺更意想不到。
  
  “你们认为负能量有增强趋势?”
  
  “是的,宇宙中已经有多处积聚性能量中心出现,而M78星云附近负能量也有明显变化,预计其辐射面不久就会涵盖全境。所以我们希望贵局能提供一些帮助,我们好对其影响做进一步评估和预测。如贵局有人员在危险区域开展任务,我们也建议中止。”
  
  “帮助?我会尽快回复。”
  
  杰诺完整的翻阅了两份报告,发现上一轮任务中出现异常的文明所在地基本就在能量中心附近。他扭头瞧了眼老师,见他笑眯眯的,就知道是他出的点子。
  
  而麦克斯此次任务的坐标恰与其中一处能量中心重合。
  
  “开会。”
  
  文明监测属于机密项目。监测员毕竟是有机生命体,尽管恪守职业道德,在执行任务时也必须进行主观判断,如果将他们的工作公诸众人,每个任务的结果恐怕都会受到争议。不仅会对他们以后的工作造成影响,更重要的是,若传入其他星球耳中,高等文明虽然不会对他们的做法有异议——因为他们可能也在做一样的事,但等级低于他们的文明难免会加强戒备。
  
  与会者基本没有人同意将样本数据交出,这就也成了对他们的考验。以往在文明发展的分析过程中并没有与负能量关联过,他们只能对比分析数量浩大的原始报告,寻找过去最可能受其影响过的文明,再做横向比对。这也提醒了杰诺,今后的分析要加上“负能量”这项指标,还可以申请一下共享警备队的数据。
  
  加班加点后,杰诺拿到了详细的分析报告。报告认为,文明的体量决定了能承受的负能量范围,若文明力量远小于侵入力量,在没有与侵入力量相匹配或高出的力量的帮助下,文明不可能继续发展。
  
  “老师,我......该不该叫他回来?”
  
  “看你了,于公于私,这都是个艰难的决定,最了解他的不是你吗?”
  
  麦克斯他们去的是一个新生文明,却在负能量产生的中心,而不久后的光之国也不知会是什么景象。报告已由他亲自交付佐菲,宇宙警备队将会悉数召回外派人员,提高全境防范等级,做好万全准备。
  
  “不喊他回来?真打起来,你和他都是不可多得的战士。”
  
  “我已经把实情告诉他了,他会有自己的判断。”他伸出手,“祝你们好运。”
  
  “谢谢。”佐菲露出自信的笑容,用力回握。
  
  负能量不合规律的激增,使星云内大型生物的狂躁率大幅增加,影响了很多星球的稳态。稳定星云内的混乱分散了警备队的精力,当黑暗势力趁此大举侵入m78势力范围时,警备队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伤员数目不断增加,阵亡人员慢慢出现,像赛罗这样年轻强大的战士在以一敌三的时候被一刀插进了肩膀,有赛文及时接应才顺利从前线撤下疗伤。防线在逐步后撤。
  
  警备队准备的三批人员全部轮换了一遍,当杰诺听说希卡利上阵,事态的严重性可想而知,他局里的人恐怕是最后的完好无损的战力。却始终没有麦克斯的消息,不出意外他们留在了那里。
  
  是时候上战场了,上一次光之国的危机已经过去多久了?遗憾的是,这次只有他自己带领这帮小伙子们。
  
  他一脚把躲在暗处,企图对专注于战斗的战士发射致命光弹的入侵者踹翻在地,力道之大,入侵者的脸直接嵌进了地面。他看了看破碎的碧色玻璃地面,毫不留情地发出金红色的光线。
  
  入侵的行为持续不断,不分时间,但有条不紊,最初几天只是以数量取胜,随后又频频出现战士们突然遭受袭击却难以发现敌人的情形,对光之国战力的打击很大。科技局锁定能量的来源,发现来自一个非常遥远的种族,有记载,会隐身,但是光之国还从未和他们正式接触过。谁会想到甫一见面,就充满敌意。
  
  等离子火花塔也受到影响,光芒有减弱的趋势,很不利于战士们的恢复。杰诺清点了下人数,虽然有人重伤,但所幸没有缺数。
  
  “局长,麦克斯前辈为什么没有回来?”
  
  “那个文明恐怕在经历和我们一样的事。”
  
  “他在帮他们?”靠墙坐着的年轻人闭着眼睛的,语气有些疑惑,“可以么?”
  
  杰诺给他的眼睛缠上绷带,“看情况。”
  
  “那我们就不重要了么?”
  
  “......我相信他的判断,也相信我们自己。”
  
  科技局观测负能量值已经达到顶峰,开始步入衰减,入侵活动也随之减弱,光之国能摆脱危机只是时间问题。而那个种族始终没有与光之国进行对话,如此大费周章却像是来探底。
  
  光之国的天空似是在能量值回落至正常区间那一瞬间恢复了澄净,疲倦的战士们仰望天空,感受着等离子塔温和又充满力量的光芒,露出了笑容。
  
  杰诺只受了小伤,和佐菲简单寒暄过后,便以平静的姿态召唤小伙子们回去,只是扭身之前,又看了眼天空。
  
  风尘仆仆的战士落在地上,重心有些不稳,被一同去的新人伸手扶住,伤口还在滴血,声音低沉喑哑:“杰诺......”
  
  杰诺身上的肌肉立刻紧绷,他转过身来,走上前去和他紧紧相拥,“欢迎回来。”
  
  “我说过有机会要带你一起出去,那儿是个美丽的地方。”


——完?
“所以您以后还是别给他们介绍对象了。”
“我早就知道了,这不闲的没事么。哎佐菲队长,有个红族的姑娘,也是你们警备队的,我觉得你可以考虑一下。”


——————so really end??

“想我么?”麦克斯从后面环住刚进门的人的腰。

“伤口处理好了?”

“嗯,养两天就好了,很高兴你没事。”

 杰诺一笑,回身捧住他的脸,送上一个缱绻悠长的吻,“当然想你。


——完(●'◡'●)


评论(37)
热度(56)
© 烟水泓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