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水泓泓

在下就是个没情调的人(滑稽)

恣肆潇洒(Max&Zero,清水暧昧)

我试试水,可能会戳雷点,真的,能想到把这俩凑cp的恐怕独此一家哈哈哈

 可以和这一篇一起看着玩~

——————

他觉得自己从未像现在这般自由畅快过。

青草地上放着数个空酒瓶,精酿被粗放地灌入食道,带起一片灼热。

他仰头,看到墨蓝的夜空上挂起峨眉月,一颗明亮的星拱卫在它身边。他扯开了自己的衣领,大喊出声,像是要把自己的声音传递到几十万千米之外的灰色星球上。

他还要再开一瓶,却被同样坐在地上的人拉住手臂,声音温和又有点儿无奈,“Zero,你今天可喝的不少。”

“我高兴!”他倒是听话,放下了酒瓶,转而站起来在草地上奔跑,还打了几个滚。

Zero是偷跑出来放风的,先前一直在家养伤,快憋出毛病,老爹是尽量抽空陪他,但他一个人在家还是太无趣。想起一个人,就找老爹要了坐标,内心莫名激动,也不提前打个招呼,开了虫洞降落到这个人迹罕至的地方。

他觉得自己这个叔叔挺有意思,在他面前一点儿都没外人说的那样高冷,所以他很奇怪别人的评价。这叔叔也完全不会像老爹和师父他们那样要求自己,一双眼睛朝他身上一瞧,就知道自己心里想什么。想玩?二话不说拉起人就各处溜达,回回到老爹实在找不到人,着急上火头镖快飞了才放人走。怕被老爹训?没关系啊,报名字就行,Seven知道跟着他人就不会有事儿,愿意乐就乐吧,再说他还真管不了。

Zero跑到高地上,撑着双膝喘了几口气,然后转身,正对上他的视线。

酒开始上头,步子有点晃,脚下踩到石子,身子一斜就往地上栽,最后却是四仰八叉地躺在温软的怀中。

他有些愣,眼睛倒是明亮,脸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燥热而有些泛红。

忽然他拽着他的衣领,略一仰头,就贴上了那片近在咫尺的嘴唇。

“Max……”双唇分离,Zero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但他很清楚自己做了什么。

而他只是伸手撩了撩Zreo的头发,嘴角若有若无的笑,“酒量不行。”

“我没醉。”

“那你还能喝多少?”

“你不是不让我喝?”

“那好,还喝么?”

“真醉了……你负责。”

“醉了,我就送你回去。”

他其实不太明白Max的工作到底有什么意义,总感觉他呆在陌生的星域会孤单,却发现他一个人过得才是潇洒自在。有美景,有生命,有故事,不用天天追着怪兽满宇宙跑,也少见受什么伤。他羡慕得很,不过这想法也都是累太很才会有。行侠仗义,听起来很美好,可惜他后来才发现自己做不了侠客,他有很多顾忌,他越来越小心翼翼。

Zero的视线随着晶莹的液体一路从Max的唇角到脖颈再钻进他微微敞开的衣领,毫不掩饰。

他有点儿不服气Max始终面不改色,好像喝的只是水。他很不想喝醉,因为他不想回去。

不记得自己又喝了多少,只觉得被人抱着很安心。朦朦胧胧,身旁好像有发橘黄荧光的生物做着不规则运动,身后的人轻轻地拍着自己的背。

“睡吧……你小子一点都不爱惜自己。”沉缓磁性的声音让他的意识慢慢陷落。

Zero好像看到空旷的平原上唯有他的身影鲜红,灌下一杯又一杯辛辣的液体,手边摊放着报告,直到深夜月明之时,才躺倒在土地上睡去,而手中仍紧握着笔。

“潇洒哪会那么容易。”Max在他额前轻轻一点,“恣意的机会也难得。”

                                                                            ——完——

评论(24)
热度(16)
© 烟水泓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