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水泓泓

在下就是个没情调的人(滑稽)

延续

奥背景,人类主角,和艾斯关系大一点儿,短篇。

可能以后还会贴一篇类似非奥主角的短篇出来。

————

      光明路上有家饭馆,老板是个和蔼爱笑的老头,店里还有一位美丽动人的老板娘。两个人年纪虽然大了,但风韵气质依然——老爷子腰板永远挺直,头发一丝不苟,老板娘妆容精致淡雅,裙装低调优雅。还有一点不能不提,两个人脖间总爱系条丝巾,花纹和颜色相互映衬。
  
  小王因缘际会与老板两人结识,之后就成了这儿的常客。他来的时间不固定,有时候早上来喝一碗粥吃点老板亲手包的包子或者炕的饼、烤的面包,再去上班,有时候中午会和同事来要俩小菜,有时候晚上加班很晚,碰上没关门,老板就给他开个小灶,要是从哪弄来了好酒,还会跟他抿两口唠唠。
  
  唠什么呢,唠他几个兄弟。
  
  说来有意思,他们兄弟几个除了老六是父母亲生的,其他都是各种原因收养的,不过这不影响他们之间的感情,虽然小时候可能没那么和谐。老板是被他大哥从战场上捡回来的,估计因此受大哥特殊照顾不少。老板说的时候笑得止不住,天知道他大哥那些年白天上班晚上回家领孩子的日子怎么过的。
  
  店里生意很好,但是就一个帮工,老板娘还不经常出现,小王开始还奇怪老板都不累么,后来一想,人实际还年轻着呢,他操个什么闲心。
  
  他问,阿姨去哪儿啦?
  
  回月亮上去了呗,你想她啦?那就抬头看嘛。
  
  一谈到老板娘,老板就难得羞涩起来。夕子啊,可是和月亮一样美丽的姑娘。
  
  你们认识这么多年,怎么没要孩子?
  
  种族不同嘛,再说我和你夕子阿姨还是异地恋呢,见一面不容易。
  
  不遗憾?
  
  遗憾什么,遇上一个情投意合的人好遇么?看我大哥活那么久,不还单着!大不了将来也领一个。哎小王,用不用我和你阿姨帮你物色物色人选,你也老大不小了。
  
  原来谈过,上次出任务差点儿把命丢外边,姑娘哭的梨花带雨的,她是愿意,她家里人跟炸锅一样,几年的感情还不说崩就崩。
  
  那......你父亲怎么说?
  
  我爷爷就是当兵的,死在战场的时候我爹还小。我爹他......那时候其实不想让我当兵的,现在这样,他早就料到了吧。
  
  这个时候小王就很羡慕老板他们的生命力,只要有光他们就能活着,人呐,还是太脆弱了。

       老板其实和他上边三个哥哥一样,跑到地球上来偷懒,工作啊,没事,有大哥顶着呢。他六弟和最小的弟弟没事儿也会过来瞧瞧,走的时候老板总是会让他们带好多好吃的回去,再不好好犒劳大哥那还像话么。
  
  小王觉得他大哥对几个弟弟也太好了,弄点儿好吃的就能同意无定期的休假,再瞅瞅老板对他的弟弟,一看都是一家培养出来的。
  
  那天他值夜班,过来买点儿夜宵,警帽刚搁在桌子上,就碰上老六领着他家小弟进门。老六身上穿着西装装得倒是一本正经,小弟看起来也比以前成熟稳重不少。等老板从后厨出来,小弟直接就飞扑过去,一声“五哥”喊的软萌软萌的。老板轻轻松松把小弟抱起来转了个圈,人放下来后又一把揽过老六的肩膀,特别温柔地揉了揉他的头。对了,老板比这俩人都低一头。
  
  听着老板拉着俩人嘘寒问暖,小王默默拿起帽子戴上就轻手轻脚地走了。能想么,他从小玩到大的兄弟可是已经进了土哇……
  
  不只是老板的兄弟几个会来探望,还有一个刚踏入成年的小伙子,老板说那是他侄子,背后一个劲儿夸,还请他哪天休息带着人到各处转转。
  
  小伙算个人物,犯过错,劳过改,立过功。小王一看到他,就想起当初自己刚进特种部队时的锋芒毕露,太耀眼太出众。但好钢打磨之后就是可以依赖的利剑。
  
  小伙子听说他也是有两下的就来劲要比划比划,他好不容易才打消了他这个危险的提议,要不他怎么医院不得住小半年。
  
  小伙子有点失望,问他现在的水平在人类里怎么样。
  
  长江后浪推前浪,要跟他原单位里练出来的又一茬比,那就不行了。
  
  那怎么办?
  
  还怎么办?有人接替还不赶紧享福去啊。
  
  那你这......
  
  我得接着为我另一半奋斗啊,哈哈哈哈。

       局里又进了新兵,他领着人训练的时期几乎与外界隔绝。难得休息他只想洗个澡好好睡一觉,门卫通知他有东西寄来让他领,他还奇怪,要说没人知道这地方。一看里面附了张同事的便条,才知道是老板让人帮忙转交的。
  
  “月饼桂花馅儿的,你夕子阿姨带来的。我回去喽,你多保重,期待再见!”
  
  小王切开一块月饼,淡淡的桂花香随即浮动在空中。不由想起老板夸他,说他要有了孩子,将来也会像他一样,是个英雄。他哪里算什么英雄,不过普通人罢了。
  
  不知不觉又到一年中秋了啊,他和父亲还能聚多少次呢?得有怎样的好运气才能和老板再相遇?他的孩子又能吃到老板的绝妙手艺吗?
  
  烈士陵园里的人躺着,但他和兄弟还总是在梦中见面。

  跟着光,他们就总会再见吧,虽然夕阳恋恋不舍地沉入海面,但第二天不照样抖擞精神跳出来嘛。
  
  
       月饼盒下压着一张明信片,落款是见过几次面的姑娘的芳名——人是夕子阿姨介绍的。
  
  那就再试试?

                                                                            ——完——

评论(9)
热度(25)
© 烟水泓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