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水泓泓(清扬)

在下就是个没情调的人,滑稽(长时间内应该不再产出,小可爱们可以取关了)

月与灯依旧(算是合集?)

罗成(回忆向) 请看1


我是特种兵1(全员)请看 2


奥特曼(麦杰)请看 3


几天前过元宵,想起那首诗,就写了几个入过的坑的同人文段吧。原谅我懒,整合在一篇里了,如有影响观感,还请见谅


——————————


<1>   


上元节的长安夜仍旧一片繁华喧闹,却少了一轮圆月。


秦琼将还不及大人身长一半的怀玉放在脖子上,小人儿沮丧的神情瞬间被高高挂起的各色花灯冲淡。听到孩子的欢呼,他脸上也渐渐露出一个笑。


无论是当年洛阳城的那场灯会,还是如今长安的灯,在秦琼心里留下的,恐怕更多的是苦涩吧。


曾经的兄弟没的没,散的散,现在,那个他本以为最后能一直相陪的极标致的人儿,竟也抛下他走了。罗成啊罗成,心上这一刀,剜得可真够狠。


犹记得去年还是前年这个时候,罗成孩子还小,就安置在家里,罗成拉着罗平一道同他们还有咬金一家上街。


月夜如昼。


那两人谈笑间走在前面,浑然不觉早有妙龄女子投了爱慕的眼光追随。程咬金拢着衣袖嘿嘿笑着,拿胳膊肘撞了几下秦琼,惹来杨玉儿的几声轻笑。果不其然,程咬金到姑娘跟前怂恿,姑娘先是被他的面容吓了一跳,然后羞涩谢过好意,壮着胆子加快了步伐,跟上前去。


罗成本在一处摊贩前停留,看灯下挂着的谜语,却见摊主咳了两声,往他身后使眼色。他扭头一瞧,再往回看去,笑得有些无可奈何,只得好言把人劝回,又挑了支花灯相送。


“表哥,你怎么由着四哥胡来。”


那一声并不见埋怨的“表哥”伴着笑,平日冷峻的面容被灯火映得无比柔和。


“爹爹!爹!快看!”脖子上的小人兴奋地指着人群中腾出的一块空地,地上摆了一溜烟花,有人正在引火。


烟花“嘭”的炸开,高高的夜空被红色绿色点缀。


有风慢慢吹着,待白烟散去,云层移动,秦琼看到了月亮。


一切还历历在目啊。


 


<2>  


要是问小庄什么叫死而无憾,那恐怕就是遇上这五个人吧。


孤狼B组,同生共死。


那段他们共有的光荣岁月,却以他致命的失误而提前落幕。他以为自己只能在青春的记忆中苟活,却又是他们把拉回正途——小耿,一个向来坚毅自持的人,言语间满是落寞与不甘,他说,他只剩他一个兄弟了。当得知一切不过是个计谋,天知道他有多高兴,端枪的手甚至有那么一会儿不稳。


所以他要好好活下去,不仅为了自己,为了自己的爱人,更是为了他们。这是他背着苗连,从热带雨林一路坚持冲回国境线内,失去意识前的最后想法。


“你个死卫生员,你就不能一天都不说我,也不看看这什么场合!”


伞兵的声音依旧欠揍,卫生员也依旧专治伞兵各种不服。


“什么什么场合?病人现在非常需要非洲大草原的鸵鸟带来一些干燥的气息,去去雨林里的晦气。”


“哎哎我觉得卫生员说的很有道理,伞兵快下个蛋,给伤员补充补充蛋白质。”老炮一把按下要反驳的伞兵,接着打趣。


“老炮,好你们几个,都给我等着!”伞兵眼睛一转,竟是拉开长腿跑走了,回来的时候拎着一个简易饭盒。


“鸵鸟不愧是鸵鸟,跑得真快!”


伞兵啪打了一下卫生员的帽子,对着小庄又立刻换上笑脸,“来来快尝尝!这可是我牺牲色相在医院食堂要的。”


强子刚进门,手里也提着,一看饭盒里的东西,“哟呵这谁弄的,跟我想一块儿去了,不过我带的饺子,小蕾包的。”


哥几个本来还想表扬表扬他,听到最后一句就变成了一齐的嘘声。


“不是今儿什么日子啊,给我弄这么丰盛东西?”


“傻了吧,今天元宵,不信你看。”小耿搀着他下床到窗边,能看到院门口挂着大红灯笼,远远的有烟花,天上的月亮又圆又亮。


“没想到今天都元宵了......”


“是啊,你不回来,我们过年都没心思。不过你这点儿卡的也挺准,赶在年尾了。”


“还说什么啊,吃不吃了还,早都饿了!”


“哎卫生员我能吃么?”小庄一脸期待。


“吃呗,又死不了人。”


“听见没,吃吧,大不了你喝汤,我们吃汤圆,是不是啊!”


“这话伞兵说的没一点儿问题!要不我再去弄几个菜吧,等着啊!”


有护士过来看了一眼,也只是笑着让他们收敛点儿,顺便收获了几个军官警官的衷心赞美。


真好啊,十年未聚的兄弟终于能坐在一起畅谈,简单的饭食里都是情谊。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他们都会在一起,因为心在一起。


墙上的电视放着晚会,元宵啊,月圆的日子,就该欢聚一堂。


 


<3> 


社会如果能在快速发展的同时保留优秀的传统文化习俗,吸收过去的精华,就总还有发展潜力可挖。离他那时来地球不知又过去了多久,人类文明还在不断的犯错改正中艰难发展着,多少代以前的人的梦想一个个实现。


麦克斯其实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着拉杰诺来逛逛。尽管是毫无理由的邀约,杰诺还是和他一起来了。


他们落在了一片文明蜿蜒流淌千年的古老土地上,正是夜晚,却灯火通明,游人如织。


路灯上,街道两旁的景观树上,都挂着一串串的红色小灯笼。有许多孩子都一手握着彩灯,一手抓着糖葫芦、糖人等各种吃食。


空气质量在改善,鞭炮烟花禁燃的条令也取消了,尽管进入现代科技社会这么多年,这种古老的娱乐方式依旧被人们所喜爱。定点燃放的地方烟花接连不断的绽放,让人应接不暇。


前面的广场上有大人握着小孩儿的手去点燃烟花,孩子把火一碰就尖叫着跑走了,等看到冲进天空的烟花又哈哈笑起来。


两个人并肩慢慢走着,麦克斯忽然说:“真是充满活力的地方。”


“我们也还年轻。”杰诺替他掸去落在衣服上的烟花屑,“既然都出来玩儿了,还装什么深沉。”


“啧,戳穿我,吃不吃糖葫芦。”


“吃。”杰诺看着他,一笑。


麦克斯拉着杰诺找了处楼顶上去,看月亮,看烟花,看下面灯火璀璨。


印象中那时他的任务结束,杰诺被他拉下来四处跑。遇上快斗和瑞希结婚,就偷偷去凑了热闹。月光明亮,圆桌上放着形态各异的小灯。宾客们举起酒杯,欢呼着看仪表堂堂的新郎把穿着洁白婚纱的新娘牵过,戴上戒指。


他和杰诺就坐在房顶,他给这对新人画了画,冰蓝色的线条勾出新郎新娘相拥的幸福瞬间。他让旁边的人评判,不出意料得到赞许,他就把画折成了一朵玫瑰,送到了新娘的手中,算是给他们的独特纪念。


他又画了幅画,是杰诺一手插兜,咬着糖葫芦在街上走,街边挂着彩灯,天上放着烟花。照旧把画折成了玫瑰,然后插在杰诺胸前的口袋里,“送你的,能放很久。”


“我会一直把它放在办公桌上。”


“这话我爱听。”


还是冬天,楼上的风有点大,但靠在一起就不冷。


所以为什么要拉着杰诺出来呢,不过是想在他身边多待一会儿,留一个美好的记忆罢。


 


———应该没有后续其他的同人了😂😂😂

评论(10)
热度(12)
© 烟水泓泓(清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