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水泓泓

在下就是个冷淡没情调的人(滑稽)

这经历好奇特(1)

   “哟,赛罗回来了,去哪溜达了又,看着挺高兴的?”

    赛罗推开家门,就看到父亲和麦克斯勾肩搭背坐在沙发上说着什么,脸还贴得很近,有本事你们亲上去啊!天知道那个经常在另一个大队执行任务的人怎么会想着到他们家做客,而且和父亲看起来还是很熟的样子,不过还是要从心底赞一句父亲审美不错。

    “哟,麦克斯叔叔【重读】啊!稀客啊。”心里又叹一声为什么面上看起来严肃的人实际上是个逗比,听听那轻佻的语气,真是对不起他那一身铠甲。哪像老爹啊,语气一本正经给自己复述麦克斯在地球上的糗事,却能让自己笑瘫在沙发上。

    “哎哎,你叔叔我可比你爹年轻多了!”麦克斯说着擦了一下头部闪闪发光的部分。

    赛文立马把他推得远远的,一脸嫌弃,“耍帅别误伤别人。”那把头镖被赛文碰了一下,眼瞅着就掉进了沙发的缝里。

    赛罗无语转身倒水,“有梦比优斯年轻?”

    “和他比?开玩笑!”等扭过身,麦克斯正拿着他家盖沙发的布擦头镖,“听你爹说你跑到另一个时空了,没带回来点新式武器?”

    “有是有,就是不好看,已经扔到希卡利前辈那儿了,在那儿吧,还认识了个人。”

    “看我说的怎么样,赛文,你儿子勾搭别人的能力也是不输于你哟(^U^)ノ。”

    赛文无力掩面,幸亏都是自己人,否则底儿都给抖搂出去可怎么办,一个眼刀飞过去,然后挥手把赛罗打在空中的照片放大。

    “赛罗......你的终极铠甲怎么在他身上?”但赛文的内心其实是这样的,关系都好到这种地步了么Σ(°△°|||)︴。

    而麦克斯则翘着二郎腿,用激光在某人的耳部画了个圈,“这是耳机?有没有不带铠甲的照片啊。”

    “麦克斯叔叔,你的关注点正常一点好吗-_-|||。”赛罗随即换了一张,“这是艾克斯,身上的铠甲由梵顿星人帮助他们进行数据分析复制而成,只具备穿越时空的能力。”

    “呃......麦克斯,你什么时候有儿子了。”“......赛文,这不是你的风格。”麦克斯一脸不爽(ノ`Д)ノ,“看看他花纹,竟然还有黑色,还有他胸口的那个“×”是什么,就算是我的,也够……奇怪,就赛罗这简洁大方多好看。”“那把你身上的胸甲换给我啊。”“(ˉ▽ ̄~)切~~,你头灯没我的配。”

    “哎哎,你俩正经点儿好么,艾克斯虽然初看比较......不习惯,但是看多了不觉得脸很萌嘛。”

    “......赛罗,这么快就帮人家说话了啊——”麦克斯笑得一脸玩味,“说说吧,他能力如何。”

    “他......比较虚,只有与人类融合才能保持实体化,半强迫性的在战斗时使用各种铠甲。”爹,你在旁边怎么不说话啊,怎么看都是看热闹啊,我知道了,你内心肯定同麦克斯一样!

    “赛罗你评价还真是中肯啊,唉,咱们穷玩不起装备,得靠自己【此梗来自爱奇艺弹幕】。”

    “得了吧你,整个一外貌协会的。”哦,爹,你终于又说了一句中肯的话,不过说到看脸,你好像也差不到哪儿去吧。

    然后一道奥特签名打断了几人的互掐“娱乐”。

    “斯兰星人跑到平行空间去祸害人,佐菲君点名让我和你一起去。”“什么嘛,我一个人就行了。”

    “不是怕我们的小赛罗累着嘛,要不你爹又该去警备队诉苦了吧,我可是听说他曾经堵着佐菲说了一晚上哦。”麦克斯温柔地笑着拍拍他的肩。

    “......咳咳......你们赶紧行动吧,别耽误了。”赛文难得尴尬,从沙发上起来,关掉照片,敲敲麦克斯的胸甲,“好好照顾赛罗啊。”

    “你丫是在逗我(¬_¬),他用我照顾?!当然,如果赛罗够幸运,我很可能帮你带回来一个儿媳妇儿,只要你不介意╰( ̄▽ ̄)╭。”

    “呵呵,我也不介意给别人说那是你儿子。”

    “我......”

    看麦克斯被呛,赛罗心底窃喜着把这个长辈拉走了,临走不忘一句,“老爹好好休息~~”声音都变软了呢。

    只是当他带着麦克斯穿越时空,气还没喘匀,在平行空间地球的万米高空向下俯瞰,然后整个人就不好了。

评论(5)
热度(7)
© 烟水泓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