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水泓泓

在下就是个冷淡没情调的人(滑稽)

这经历好奇特 外篇2 意中人

     两个人已回到他们所在的时空,没有开启传送,而是选择在宇宙间飞行。

     Zero也不打算再隐瞒,停了下来,抿着唇把视线投向了远方,脸上有一点红晕,“你就这么想知道。”

  “我当然关心,做长辈的都会关心啊,你可是光之国的利刃。”Max揽着他肩的手稍稍用了用力。

   “但是....我不确定那到底是什么感情。”Zero低下头,“欣赏,佩服,还是单纯的喜欢?我不知道。”

   “你们年龄相近么,我是不是认识?”

   “近,你认识。”

   “果然是他。”Max轻笑了一声。

   “什么?!你怎么知道?”赛罗一惊,跳到他对面。

   “猜嘛~不过还是上次的事给了我这个猜测。”

   “艾塔尔加?”

   “Yes.”

    “什么嘛!你从那儿看出来的。”

   “眼神<( ̄︶ ̄)>。当时事情完了之后,咱们回来,你眼睛就没离开过人家。”

   “擦,这算什么啊,他那个时候力量还没有完全恢复好么,不过是出去带着学生们开展教学任务就遭受了袭击,为了保护孩子们被封印,我怎么不担心!”

    “这才说到点子上,担心,是哪种担心?”

    “......是么?可惜......他也早已有心上人。”

    “那个啊,我听说了。是不是该说你是战场得意,情场失意(。﹏。)”

    “(¬_¬)叔,我看你绝逼谈过,这么有经验,从实招来。”

    “我没谈过,但我看的太多了。”不知为何,Max的眼神又恢复了冷峻,语气也变得不带感情,“不过有些时候,看得太多并不是什么好事。”

      Zero还没回话,就被他一把揽过瞬移至几十步开外。再看他的右臂,被不知名的光线击中,结了一层冰,Max右臂用力,将冰碎开,肌肉却是一阵刺痛。

    “Max!”Zero金色的眼眸中透出战意。

   “呵呵呵呵......没想到误伤了人,那就做我的试验品吧!”机械音响起。

   “什么人?!”Zero发问的同时,艾梅利姆光线为这片区域增添了光亮,邻近的星球上爆起火光。

   “我们下去看看。”Zero说道。Max点点头,两人在星球表面落下。

      星球表面灼热又干燥,风沙非常大,看东西略显吃力,视野范围内没有任何生物存在迹象。

   “Zero小心!”Max一个前滚翻,避过在高热风沙中直射而来却寒气逼人的光线。

     Zero腾跃而起至半空,看到远处耸立的怪物正大张着嘴,蓄积着力量准备发射光线。“Max,快离开那儿!”不知从何处又射出一道紫色光线击中了他,正跌落在怪兽将要发射的光线的轨迹上。Max几步向前,风沙中留下残影,在将与光线迎面之际,带着Zero转移至怪兽的正上方。

    “这种地方怎么会有极寒的存在?”冰斧卸下,被指引着飞向对面的悬崖,可以听到金属撞击发出的声音。

   “也有可能是先出现了这头怪兽,导致这个地方变得干燥炎热。”Max也取下头镖,头镖被分为数个,向怪兽各个部位砍去。因为是冷冻光线,近战对他们不利,宜速战速决。

     Max召唤出麦克斯银河在怪兽停滞的瞬间发射银河加农,Zero也已收回头镖,将其化为合体冰斧,踩在Max腿上,借力一蹬,向控制人斩去。

  “让我见一见你的真面目!”Zero举起冰斧从控制人的头顶劈下。控制人臂上生出一把剑,适时抵上。Zero看他身上完整如新,毫无被头镖砍中的痕迹,“机器人!”

   “正是。鄙人奉命在此试验生物兵器Freeze。”机器人眼睛泛着紫光,“不能抵御你们的攻击在计算之内,但对付外敌足够。”

     生物兵器在Max强烈的光线下消失,风沙也已停下,他们看清了地面,地面上坑洼不平,大大小小全是坑洞,还有不少怪兽或是机器人的残骸,地面已完全沙化,而在天际处可见模糊的绿色。

     Zero心中惊骇不已,难道为试验这个兵器,这片土地都被毁了么?外加这么多无辜的生命!恍神之际,机器人的剑已扫到他的脸上。“什么人派你来的?!”Zero翻身退步,质问道。

   “鄙人来自Sardar(萨达尔)星,如果两位不妨碍鄙人接下来的试验,则有幸邀请你们前去做客。”

   “你们试验什么我都不管,但在无辜的星球上用无辜的生命试验,我不能允许!”

      不知何时来到机器人身后的Max点点头,两人同时发射光线覆盖了他的全身,防止其再进行自我修复。光线散去,电流“滋滋”作响后,机器人的躯体四分五裂化为粉末,唯有中心的一处部件完好无损。

      Max用念力把部件吸引至手上悬空,以屏障隔绝保护。“我们去看看那边的生命是否受到殃及。”

   “Max,(Sardar)萨达尔星你听说过么?”

   “没有,这片区域我没有来过,即便是同行或者巡逻人员估计来的也很少。宇宙毕竟无边无际,我们所触及到的仍是冰山一角。”两个人飞掠天空,看到还有生物在进行正常活动,松了口气。

    “不知道这个星球上有没有高等智慧生物。”

    “你很希望么?没有也罢,早晚会进化出来的,不过说实话,高等智慧生物很棘手。”

    “为什么,我们不也是么?”

    “Zero,你在游历时,铲除奸恶只是一部分,不要只看到表象,你可以到那些星球上去居住一段时间,特别是有高等智慧生物的地方。或者什么时候累了,回来和更多的人交往,你会有更多的体会。”Max语气平和,却陡然一转,“也好找你的意中人啊(*^-^*)~~”

    “你是怎么转到这个问题上的!”Zero异常郁闷,“我很伤心啊!!”

       两人飞离了这个星球,Max打开其他人开辟的传送通道,面对着散发柔和绿光的母星,他们的心情都放松下来。Max说:“战斗不会停止,直到生命结束,我们的生命也并非永恒,所以还是要好好把握,适时享受喽,实在不行我就给你介绍了,缘分很重要啊。”

    “喂!怎么说也是你在我前边啊!”

    “我不急,你看你其他叔叔不是还单着嘛。”

    “你这完全自相矛盾啊,就对我的事儿上心?!”

    “哦,对了,忘了说,X应该对你有意思。”

    “What?!”Zero已深深觉得不能再和他一起了,会被气死加噎死的,“你不会又从眼神看出来的吧!”

    “人家可是以你在的理由来挽留我哦~自己好好想想吧,小子(zei)!”

      任务汇报由Max去了,Zero自然就回家休息,他需要好好理理思路......“哎...爹你在家啊!”

    “在家不好么?”Seven给他倒了杯茶,温柔地笑笑,“在家等你回来啊。”

      Zero端着茶杯看着Seven,上上下下仔细扫了一通后,鬼使神差的来了一句:“爹,你有意中人么?”

      Seven听此端茶杯的手微微抖了一下,“你怎么想着问这个,不会是被Max带坏了吧。”

   “不。”Zero没有错过这个细节,他本是无心,“难道我不能知道么。”

     Seven轻叹了一声,“你的母亲。”

  “......这么多年,倒是没放下么。”提到母亲,Zero的眼光不免暗了一瞬。但他明白这样问不会有任何结果,感情啊,还真是神奇的事物啊。“那Max呢?父亲有听闻过什么么?”

     听此Seven便大致知道儿子是被调侃了,不过到底放没放下......他自己也不知道。“Max......不清楚,曾经母亲给他介绍过几次,都没成,不知道他怎么想的。”有时候说来也可笑,他们兄弟之间确实心心相连,在战场可以性命相托,却哪里想到对彼此的内心深处所知甚少。战场凶险,敌人狡猾,长久的岁月磨砺让他们学会了尽量冷静。隐藏个人心绪在所难免,不是最后关头或是母亲强迫疏导,多少事能一直瞒下去。

     一个星期后,Max被派遣调查Sardar(萨达尔)星。

  “为什么不让我去?”Zero略有不满。

  “如果是对文明进行监察,你还太年轻了啊。”Seven笑笑,“足够冷静客观,足够忍耐。”


评论(2)
热度(7)
© 烟水泓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