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水泓泓

在下就是个冷淡没情调的人(滑稽)

【原创】旁观者清(前传1)

            ——前传——
<1>


    万事都不离机缘巧合。


    你问他生来一个战士的好料子怎么偏去做了这等消磨时光的事,他定会无奈地指着额头冰蓝色的宝石自嘲,谁让当时一众年轻人里就他看着最出众。


    犹记当年他初入行进展一切顺利,又被破例高要求的拉去训练,也算是物尽其用。带他实习完的老师正式交接工作,高兴得忍不住使劲儿揉了揉他的头,直喊捡了个宝,也不管手被头镖划了口。


    最开始的任务都不难,他们这些雏儿轮着看一个地方,最长也不过几年,他规规矩矩照章办事,按部就班几乎没出过差错。他们那一批人里他最先被批准独立开展任务,在外的年限慢慢增加,而后不知不觉成了局里的中流砥柱。


    一般他都是在行星的轨道上观察着,后来工作经验丰富了,胆子也大了,偶尔碰到有趣的生命体而他又能很好的混迹其中,他就会从轨道上跑下来,开启一段特别的旅程。


    他有两个记录仪,一个做例行记录要上交,一个私藏,只是私藏的那本除了任务刚完成回来那段时间还会用,再翻开就到了下次任务,当然也有例外。


    记录仪他随身带着,他需要记下了解到的文明。不仅仅包括星球的理化特征,还有生物种类、地貌特征、文化风俗等等。除了精确的数字和专业的文段,让人最为惊异的当数优美的插画。曾经他也和别人一样,录入的是高清的图像或录像。后来在漫长的观测中实在无趣,就化作人身,坐在山巅、躺在原野、趴在草地,亲手去绘那大千美好。


    至于那最初陪伴他绘画的朋友,怕是永世难忘。


    她有着洁白柔软的翅膀。


    初见时他被她当做图谋不轨之人追了半天啄了一路,但知他并无恶意后,她竟是不好意思地跳进水中,头深深埋入白羽游走。


    再见,她躲进族人中,他瞅着满目的洁白,不知怎的还是一眼认出那双冰蓝色的眼眸。族人们叽叽喳喳促她向前,她半推半就,上了岸,对着他,一抖身子,甩了他一身水,而后扑棱棱几下飞来,轻盈盈落在他肩上,弯了细长的脖颈,柔柔去碰他的头。


     看他在本上费力书画,她大方的从身上拔下羽毛,蘸染奇异的冰蓝色河水,在铺满白色细砂状晶体的土地上画下蓝色的线条,然后叼给他做笔。


     她总是安静地立在一旁,有时实在看不下去,气恼地一啄他的后颈,然后高傲的直起脖颈,伸出一只翅膀,在地上画出优美的弧线,引他学习。


     从画得四不像,再到栩栩如生。


     她带着他走过这里一片又一片的土地,高兴时总是拿翅膀扑打他,或是拿尖利的喙啄他。而他平日冷肃的面容上则会露出无奈又温柔的微笑,然后轻松的捏住她的翅膀,把整个牢牢抱在怀里,感受透过皮肤直达内心的热度。


     美丽安详的星球偏僻却还是迎来不速之客,有他为例,原住民友好的带领他们领略这片土地,却不防丑恶的嘴脸最终暴露。


     他盘坐在地上,手肘支在腿上托着头,含笑看她一个猛子扎进水中,再出来时嘴里衔了一条鱼,一抖身子,冰蓝色的水珠从羽毛上滑落。眼中得意兴奋的神色还未褪去,却丢了鱼惊慌地叫起来。


     他笑一敛,偏头利落躲过暗箭,没想到箭变了轨迹贯穿了她的翅膀。鲜红的血液溢出,他呆在原地——这个星球本没有红色的物体。


     背后的侵略者得意地怪笑着靠近,也未想此地为何会有不同的生命体存在。他缓缓站起,手握成拳,扭身准备给他致命一击,却被一道冰蓝色的光束占了先手。


     站在他面前的是和他等高的女子,发丝飞扬,不变的是优雅美丽的冰蓝色眼眸。“当我们的血液和河水融合,我们可以成为我们所见过的任何事物。你画过,说这就是你心中我的样貌。”女子牵过他的手,引他勾画过自己的眉眼,最后在唇角停下,“你不必插手,这是我们自己的事务,遇见你,就注定生命会延续。”


     “沿着这条河走下去,到了源头,你的任务就完成了。”她张开双臂抱住他,像以往那样,轻轻啄了他的唇,而后笑着飞离。


      他定定看着空中,无数冰蓝色光束向一点汇聚,笑了,毫无犹豫扭身沿着河道继续孤身走下去。


      又走了多久,他不知道,沿途还有很多需要记录,翻过一页又一页。


      河的源头是一座山,山底是一片林。山素白,河冰蓝,树干灰褐,叶沉沉的绿着。


      他仰头看山,天空下起雨。


      冰蓝的河水潺潺流淌,叶间鲜红的花苞伸展,刹那绽放。花瓣被雨滴打落进河水,顺流而下。远远看去,水面上却是多了许多白色。他们追逐着,嬉戏着,羽毛是不变的洁白。


      他打开记录仪,画下他们的初遇和离别,笑着,却也泪眼模糊。


      这是他也会写下的,但从来无人知晓的部分,在那本私藏的笔记上,束之高阁。


      一个人,两个人,一个人;带不走,带不来;记不住,忘不掉;结束总是难尽人意,却忍不住再次开始,带着那支浸染过蓝色河水的羽毛。


评论
热度(8)
© 烟水泓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