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水泓泓

在下就是个冷淡没情调的人(滑稽)

【原创】旁观者清(前传2)

   <2>


   走了很远,看了很多。许多年后,当他接到监测人类文明的任务,第一反应竟是拒绝。杰诺对他投向惊诧的目光,看面前一向沉稳的人眼神竟然露出忧伤。


    “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地球有前辈已经去过,资料也日臻完善,你只要记录你认为重要的部分就好。”杰诺犹豫了几分,“待够了就回来。”


    “我知道了。”


    正是因早已听说这个与他们的曾经极其相似的文明,才心绪复杂,但眼见为实,还是不得不赞叹地球的美丽。


    刚跟着地球在轨道上走了没多远,就碰见长期蛰伏的怪兽重现。他几乎是未经思考就救了那个青年的命,并决定现身。他不是那样冲动的人,后来想,那就是所谓的一眼之缘吧,他想了解他们,他还不希望正是朝阳喷薄而出的文明就此莫名毁灭。


    快斗的热情冲动让他初时伤了不少脑筋,几是完全相反的性格,但也从未点明。个人是个人,何须多管,他有一帮靠谱的队友,他们自会帮助他成长。很奇妙,土方队长一直让快斗和瑞希一起出任务,果不其然,他看到快斗和瑞希两人感情日渐升温。


    他也并不是一直待在快斗身边,那未免太过无趣,更何况保护这里不是他的责任和义务。夜深人静或是快斗轮休时,他就会离开基地,参照作战室的世界地图,随意瞬移至某处到处逛逛。贻误战机的事他从不担心,反正能在快斗陷入危机之前赶回去,时间长了这点感应还是有的。


    他很少和快斗进行交流,希望彼此的影响降到最低,必要时则会明确拒绝他,这也让他感觉到快斗对他的感情里有几分敬畏。


    有天晚上他回去,看到快斗坐在床上发呆,月光下甚至能看出泪痕,心下非常奇怪,这小子不会失恋了吧,没有犹豫就走到他面前,喊他:“快斗。”


      快斗吓得一激灵,抬眼一看,没控制好平衡直接躺倒在床上,撑起上身,“你你...你什么人?!”哎,不对,声音略熟悉啊......


     “你大半夜不睡觉干什么。”声线低沉平稳,还带有几分磁性,等等....“麦克斯?!你怎么会.....”快斗一时不知道怎么形容,急的直拿手指他。


     “我出去逛了逛,今天你有口福,有好吃的。”他淡定自如,把袋子放在桌子上。


     “不是,你....你你为什么能变成这样子?我一觉醒来摸不到变身器,还以为把你弄丢了!”
“然后你就哭了?”


     “......什么啊?!”快斗红着脸赶紧坐好,不好意思地挠头,“我.....怕你被坏人利用。”


     他不禁失笑,这小子感情忘了他不变身的事了,听他又说:“麦克斯....你一个人是不是太……孤独,以后没事我们就一起聊天吧。”


    “我倒更愿意看你和瑞希打情骂俏。”说完就不见了踪影,变身器在快斗枕头边安安稳稳躺着。


    “喂....”“再不睡一会儿天亮了,快斗队员。”


     和人间体聊天啊,可是他们能聊什么呢?遇到他本就独一无二,是否要继续在他的生活中再添浓墨重彩,更何况,感情从来是双向的。他在七彩的空间里吊儿郎当的坐着,嘴里叼着羽毛笔,腿上放着记录仪。


     他碰到了许多奇怪的生物,比如杰顿,比如伊腐,比如那三只猫。


     他也没想到杰诺竟然一直在轨道上默默注视着他。


    这就是朋友。


     他不是一个感性文艺的人,骨子里是热情、冒险、崇尚暴力美学。画画不过是消遣,实际上他对这些没什么感觉,不过那些看过他报告的人都不信罢了。


     看到伊腐复制了他所有的攻击并反击,内心不免慌张,能量不足,但也不想认输,权衡几番最终愤然离开。所以当伊腐因那个女孩儿的笛声作出改变,他内心只有震惊。


      从宇宙中回来,他变成人形坐在快斗身边,望着天上的满月,问道:“这就是音乐的魅力?”声音依然低沉平稳,却多了犹疑。


     “是的吧,我也不太懂……音乐是纯粹的,也许演奏者水平不高,但当他完全沉浸其中,音乐就是他自己,那就是他的感情吧。”


     “明天带你去听钢琴演奏会。”他扭过头,快斗一惊,看到他黑色的眼眸中竟隐隐流转着金色的光芒。


      而那三只猫,真是难以言喻。大家的记忆都恢复了,他在暗处看着屏幕上当时的战斗场景,忍了几忍没把屏幕给碎了。


      队长给大家放了半天假,快斗趴在海边的栏杆上,小心翼翼地问他:“......你还好吧。”说实话,他看到录像惊了半天没缓过来。


      得到的回应是一声冷笑。他正在写报告,如实,但差点没把纸划烂,“半天假,想去哪玩儿?你倒是有勇气拒绝瑞希没和她一起逛街。”


      看到脚边一只黑猫慢慢悠悠走过,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猫似是感受到他的目光,昂起头懒懒的看了他一眼,一双金黄色的眼睛。你妹,他们要是也这么好看——他说不定就不计较了。


      “把它抱起来。”


      “What?!”“听到没有。”


      快斗不敢怠慢,看那只猫竟然不怎么反抗,也就小心把它抱在怀里。


     “靠着栏杆站好,别让它乱动。”


     快斗还想问什么,看他站得远了些,手中的笔又动起来,也不敢再说话。也就十几分钟,听他说:“好了,放它走吧。”语气竟是轻快了不少。又见他撕下一页纸,递给他,“送给你。”
接过来一看,是一幅画。画中自己靠着栏杆,怀里抱着只黑猫,身后是海洋,一派悠闲。


     “....谢谢!”


     他难得一笑,“走,我带你去吃那家的拉面,怎么觉得你还没我去的地方多。”


     然而那之后不久快斗做起了噩梦,梦是同一个,梦中的天空有三个太阳,其下,一个全身被坚硬的铠甲附着的巨人举起剑正中麦克斯胸前,梦到这里,快斗就惊醒了。他急迫地想问个究竟,却发现联系不到他。


     他在翻原先的记录。连同恢复的记忆,回想起的还有些很久远的事——他原来倒是在此短暂停留过。不知道往前翻了多少页,终于在快睡着的时候找到,嗤笑一声,又合上,彼时学艺不精,再见必分高下。


     这还没完,快斗又陷入了另一个奇怪的梦。梦的色调青暗,却始终飞着一对蝴蝶,让他很快分不清梦与现实。只有麦克斯看得清楚,嫌弃了一番那个丑陋的女人,画下一对蝴蝶翻飞,顺手在下面添了一片花海,写了句话——假作真时真亦假。


     梦中,天马行空,匪夷所思,惊恐惨然,还是鲜衣怒马,推杯换盏,佳人相伴,莫不是有所求啊。

评论
热度(3)
© 烟水泓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