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水泓泓

在下就是个冷淡没情调的人(滑稽)

【原创】旁观者清(前传3)

   <3>


    和其他星球一样,地球上的外来者各种各样,有好有坏。由于她的美丽,希冀占有,或是静静欣赏,或是舍命守护。


    他有时也会纠结自己是不是越界为他们做得太多。内丽茹星人可夫为了友好共处的梦想而甘愿献出生命。既是他自愿,他也无话可说,只是凉凉地问快斗,“你觉得我是聪明,还是愚蠢。”快斗不敢看他,反问道:“你当初为什么救下我,仅仅是因为我勇敢么,难道不认为我莽撞?”


    “确实是那样....嗯....你也可以认为是缘分。”


    “缘分?!”“对啊,缘分,多么巧妙的一个词语。而且救下你,我认为很正确。”他不由笑起来,说实话这样问本意是想逗他,结果这小子这么伤感,“相信自己,快斗。”


    “否则你觉得他们把变身器抢走,我为什么不直接跑。”


    快斗抬起头愣愣地看他,“可是...可是我更希望你逃,这样你就不会有危险了啊。”


    说起缘分,倒是闲逛时遇见一女子,仅一面之缘,也给他留下深刻印象,否则不会百年后还能经人提醒而记起。


    旁人奏着悠扬的大提琴,她大红的裙子过膝,露着光滑的脊背,棕黑色的波浪卷发披肩,竟然穿过人群邀他跳舞。而他显然不会,她也不嫌弃,耐心引他走了一曲。


    他承认,两人对视,他有一瞬间动心。


    他不避讳与所监察之处的生命的交集,他能遇见是他的幸运,但大多数时候,他还是更乐意看那些生命欢喜地走在一起。比如快斗和瑞希,彼此之间都未曾点破那层窗户纸,但还就是那么点儿意思。


    挺有意思。


    坐在矮矮的房项上,他一腿弓一腿随意搭拉下来,手里拿着一听啤酒,看了眼下面相互指引看星星的两人,嘴角掩不住的笑意,便也顺着他们所指望天。幽蓝深邃的夜空被繁星点缀,随人想象成为各种有趣的图案。其中一颗光彩独好,那是他的故乡啊,被柔美动人的淡绿光芒笼罩,杰诺可是还在轨道之上?


    偏这美好安静的境象被星星聚成的怪兽打破。他凭想象也能知道很久以前人类头顶的天空是如何美丽,但他也认可当前地上灯火万千与夜空明星遥相呼应的另一种美。纯粹的星空固然不在,又岂能因此否定应有的发展。就像他的故乡,绿色代替了蓝色,又能如何?


     多少外来生命指责他干涉,不禁哂笑,以人类破坏平衡为由攻击甚至想要侵占,倒不知又如何。既已指出发展中的问题,那就看他们接着怎么做,是自取灭亡,还是另寻共存改善之路。均与他人无关。


     他也算是将自己托付给了快斗,不涉及原则问题帮他撩妹也无不可。不过快斗终究也还是普遍人罢了,爱人陡然离开的悲痛使他几近丧失理智。他也只是冷淡地拒绝,至于“人类将要灭绝”的问题,在他的立场,确实与他无关。但当迪洛斯同人类和解,明知毫无胜算倒也不惜拼死一搏。


     离开地球,看到一直在轨道上等着他的杰诺,轻松地上前打了招呼。


    “心情不错?”杰诺笑着问他。


    “很久没有人陪我了,从始至终。”


    “抱歉,你从没提过,倒显得我很不称职,无论作为上司还是朋友。”


     “那么认真干什么,有你我已经很满意了。你这一段不忙吧?”“专门请了长假。”“那好,带你玩一圈。”却是不由分说拉着他又到地球上天南海北到处跑。


     南极,杰诺裹紧大衣问他,“那时他们要是救不了你怎么办?”语气里竟是有些幽怨,揉揉快冻坏的鼻子。


    ”很简单,就看他们想不想接着活了。”他打了个喷嚏,横了眼小冰块上的企鹅,让它别乱动,拿笔的手在风中抖,“真想抱走一只。”


     “你也不怕它到宇宙里变异。”


     “煞风景……走走走,冻死了,估计快斗想我了,去瞅瞅,说不定有喜事。”


     月光以衬,《月光》为衬。宾客坐在草坪上,欢呼着看仪表堂堂的新郎把着洁白婚纱的新娘牵过相拥。


      他依旧坐在房顶上,嘴角含笑,手下蓝色线条流畅泻出。左手揽过同伴的肩膀,右手举起纸对着月亮,得意洋洋,“怎么样?”


     “战士里最好的画家,我当然信你了。”杰诺也笑,难得朋友任务完成没有沉着脸,他自然高兴。


     “嘿嘿......”他拿羽毛笔尾搔了搔额头,而后把笔插进了胸前的口袋,把手中的画折成一朵玫瑰花,“等我。”


      轻点地,左手插兜,右手拈着玫瑰,避开众人,走到新娘身前,“祝你们百年好合。”


      沉稳动听的声音让她愣了一愣,再回神眼前已无人,手里却多了一朵纸玫瑰。


      他又坐在沙滩上,画穿着人类正装仪表堂堂的哥们儿,“你说他们会不会看到里边的画。”


      “时间问题罢了。”杰诺拍掉他企图向自己头上放红螃蟹的手,“那你希望他们看见么。”


      “算是我给他们的纪念吧。”他翻到曾经画下的两个人一起看烟花的背影,“我记性不好,既然遇上了。”


      “还想她?”


      麦克斯一愣,兄弟面前倒也不掩饰,“想。”


      两人一起笑开。
——————————



     “瑞希,这纸玫瑰还要么,都松了。”“松了?那拆开再叠叠不就好了。”


     “我不会啊。”快斗说着就把玫瑰拆开了,呆了一瞬,立刻找东西把纸压平整,看着看着哭了起来。


      依旧清晰的蓝色线条,勾出新郎新娘相拥的幸福瞬间,头顶是圆月,右下两行字——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没有署名,但他已经知道是谁了。

      他是只以旁观,但他每次都真心投入,虽然记不住这所有的经历,但正是每一段独特的情谊刻就他如今的沉静如水。


——————外传完——————



评论
热度(8)
© 烟水泓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