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水泓泓

在下就是个冷淡没情调的人(滑稽)

【余马】小二,老二 2

   他出狱了,他早已不是余罪,而是余小二。狱里他不止一次想到过那张脸,冥想着出来找到他再狠狠揍一顿,本来脸都比较胖,再肿点儿也无所谓。后来鼠标来见他,反而心里渐渐释然了,再见许平秋也只是嗤笑几句,逞逞口舌之勇罢了。至于他嘛,见都见不到了,还能怎样。

   唉,还是不情愿啊,摩挲着帽檐,几经挣扎还是穿上了这身沉重的警服。不甘呐,他余罪在他们眼里怎么能这么不堪呢。

   没想到在傅国生家里他又见到了他,依然穿着花衬衫。脸色蓦然就变了,难辨真假。

   猝不及防,他一摔酒瓶,取了瓶刺就往他胸口狠狠扎了下去。隔那么近,他把小二眼里的愤怒与不解看得清楚,手却是抖的厉害,怕是要被恨死了。

“一刀还一刀,咱们两清了。”他捂着胸口,哎哟真他妈疼啊,这货不会真是来报仇了吧,太狠了。

   之后呢,他就尽其所能,发挥自己的贱性、狠性、血性,一步步上了道。日日小心,表面混得开心,实则也渐渐上心。

   烟雾缭绕,醉眼朦胧,灯红酒绿,声色犬马,无拘无束,这不正是他想要的么?不......不对,很多时候他都想找个人排解排解发泄发泄,却发现那个唯一有经验的人又没了踪影,最终只得一人吞云吐雾。喝酒?开玩笑,敢醉么,醉了怎么办。

   他自以为很聪明,等被下了套,发现自己运了一货箱毒品才知道自己是最傻的人。又急又气又怕,一枪打中,他甚至愣了几秒才意识到尖锐的疼痛。醒来看到焦涛,不改贱性又说了几句,实际脑海里想得却是昏倒前自己在想什么,好像是——如果是他,他会做什么。

   原来面对对他负有殷切期望的人,他也许可以厚着脸皮像个小混蛋一样说自己没经验,说自己是被逼的,但他这回却是不敢再见他们,他已经不自觉地担上了这样的责任。

   他像一个坏了肚子的人一样捂着腹部游荡在街上,大脑中混沌一片,警觉性不知降低到哪,身后跟着人却毫不在意,或是他就是做给傅国生看。

   那人开着车跟的很远,发现小二身后跟了人,眉头皱起。听老队长说他出事的一瞬间,胃没来由疼了一下。他其实很在意这个年纪轻轻的人就此断了线,多方打听得知人还活着大大放了心。又听说他一直不联系家里,便知怕是出了什么大岔子。找了很多天终于逮到了人影,哪知他一垂眼的功夫人就又不见了,看看还在路上徘徊的盯梢人,又松口气知道是把人甩了。

   抽了根烟,终于忍不住给他打了个电话,本来不指望会有人接,但等到接通,那边响起虚弱的声音,他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喂......谁啊?”他烦闷的看看手机,听不到回话准备挂。

“我啊......在哪。”

  短短的几个字让他想了半天,终于回忆出来是他的声音,“......哼,看笑话啊。”却还是回道,“街上。”

“找个地方歇歇。”

  分明关怀的语气让他一愣怔。

“咱们得好好爱惜自己啊。”

“......哦,好。”  挂了电话,心里五味陈杂。他们之间是不能联系,他也相信就他的能耐,搞到现在同在道上的自己的电话不是难事,但是这样冒险的事他还是做了。哼,咱们,这算是认可?突然发现自己不知道他的名字,甚至他是几号特情都不知道。

管他呢。对,既然没死,何必亏待自己,再好好想想吧。


评论(6)
热度(8)
© 烟水泓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