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水泓泓

在下就是个冷淡没情调的人(滑稽)

【余马】小二,老二 3

   他觉得自己就是贱,烧刚退,枪眼儿疼得要死,愣是挨着,跑了不少地方把他见过的人像一个个合成或是画出来。

   把老许喊来,本来是想把东西扔他一脸,看到他,心里边忽然委屈劲儿一下子上来,忙点了烟叼上遮着,靠在床脚一点儿都不愿动弹。

 “许处,我不想干了......谁爱去谁去吧。”扶着床沿小心翼翼地站起来,伤处还是传来刺痛,让他直接坐倒在床上,却是一手推开想扶他起来的人。把画像从床底拿出来,无力地抛在床上,走了。   

   去哪啊,他也不知道。已经很晚了,在街上走走停停,疼得很了就找个地儿靠着歇一会儿。接任务时想了万千种可能,临到“死”字跟前,还是怂了,他哪是什么有大志的人啊。

   算是从鬼门关走了一遭,以后睡觉却是再也难睡实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走到了桥上,趴在栏杆上看灯光下江水缓缓流淌,魔怔一样摸了摸身上,没找到东西,有人却是递过来了。

   他自然而然接过,终于感觉有些不对劲,斜眼一看,“......怎么哪都有你。”

   旁边的人把烟给他点上,笑了笑,“许处不放心,让我跟着。”

   “呵呵......”他不禁低了头,笑得虚弱无力,“他还怕我想不开?”

  那人看他这个样子皱了皱眉,自己那个时候好歹也是干了几年工作才被扔出来的,他还小着呐,老队长真是够狠心啊......实际上他并没有接到命令,只不过一直不放心才跟着,看他走到桥边着实被吓了一跳,就赶紧过来了。

  “我怕你想不开啊。”不由搭上了他的肩,呵,这身板也真是瘦削的可以。

  江上有风,感到他掌心炽热的温度,余罪忍不住打了颤,又引得他把手放到他额上试试温度,“不烧吧?”

  他浑身没劲儿,惫懒地眯着眼,觉得别扭也懒得抬手,吐了口烟,“哼......又死不了。”

  他话里都是刺,他也想不出该怎么算是安慰一下,“咳,你也理解理解。”。

  “你说他到底看上我哪一点了,我还就想不明白了。”

  “唉......以后你就知道了,他成了我,也毁了我。”

  他不说话了,把烟头扔到地上,揉了揉眼,灯底下看着好像湿湿的,“得了,你这么明目张胆,也不怕咱俩都被人发现。”

  “我既然敢来找你,当然都做好准备了。”

  “切,散吧散吧。”他状若不耐烦地催他走。

“自己小心点儿,小二。哎对了......上次那两个人,是郑潮找的。”【这是指余小二中枪从焦涛家出来,被人阴喂了情药,差点被X,马鹏及时赶到把人救了,小二受伤不能自己解决,就主动要求马鹏做,事后得知他是二号特勤。】

  他也不看他转身离开,临了,还是低不可闻添了句,“谢了。”

  已经几步开外的人微微笑了笑,迈开了步子,很快消失在夜色里。

评论
热度(6)
© 烟水泓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