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水泓泓

在下就是个冷淡没情调的人(滑稽)

【余马】小二,老二 4

    他还是回去了,也许前期苦受的太多,后来走的顺风顺水。先是干了郑潮,把郑潮秘密押回去的途中,要不是鼠标拦着他泄私恨,差点儿没拿刀把人捅了。然后是裴渔,虽然后来又被他找上门追杀,他脑筋一转,还是把人给弄进去了。

   傅国生的女人来找他,他心情复杂。两个人坐在沙滩上,他说着俏皮话。人很漂亮,他也一直没压抑自己的非分之想,但是现在怎么看着心里有些不对劲。老傅哟,算是这群人里他唯一看得起的,自己女人倒是这样......献殷勤之机,在她裙子和鞋底放了定位器,这人得防着。

   拉了货往交易地点去,思来想去觉得不对劲,停下来一拆竟是枪械,远处警笛响起来,“妈的,又上套了。”

   竟然是老二来接应的他,无论摩托车还是冲锋舟都耍的飞起。两个人追回了沈嘉文,发现了大量证据,任务完成,归队。

   余罪终于知道了他的名字——马鹏。从任务开始,他就奉命保护他,如果不是主动出现,没人能找到他。尽管两人都已归队,马鹏还是跟着他,他也看得出来是上边不放心,发了几句牢骚,也不再说什么。

   被圈在宾馆的还有鼠标、孙羿,几个人不是斗地主,就是打麻将,外加侃大山,说得多的还是这次行动的事。

   有次鼠标不经意问到那次他受了伤到底去哪了,孙羿一脸不可置信,直拉着他看伤着哪了。

   他拍开孙羿,嬉笑着招呼着鼠标,“来,你不想知道么,凑近点儿给你说。”

   鼠标依言,以为他干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脸上也笑得猥琐,哪知却被他反手一巴掌扇到脸上。

   屋子里还有其他人,都愣了。鼠标脸上笑僵了,对着他冷漠狠戾的眼神,气恼却也不知所措,“怎....怎么了,余儿?你发什么神经啊?!”

   他也不看他们,忽而冷笑一声,摔门而去。

   马鹏也愣了,没想到那事在他心里影响这么大。杜立才使了眼色想让林宇婧去看看,他抢着去了,“算了算了,我去。”

   四处一找,人坐在楼梯口抽烟。

   他犹豫了几分,挨着他坐下来,“还记恨着?”“废话,我可不是个肚量大的人。”

    “怨我吗?”

    “怨你?哼,我有什么可怨的,都是自己作,在焦涛那儿好好的养伤不干......要不是你,我就不会只是在床上躺着烧一天了,被废了都可能。”

    他说着不痛不痒的,听到马鹏耳里却是暗暗心惊,一时竟不知该如何作答,他应该在那儿多陪他一夜。揽过他的肩,“都过去了。”

   “是啊......那时候我天天做噩梦,不是被发现然后被施暴,就是中了枪,梦里甚至期望自己死了,这样就解脱了。”

   余罪笑了笑,了无生机,“老二啊,我不知道你这些年怎么过来的,虽然这日子呼风唤雨自由自在,我是留恋,但我不想再过,我连想都不愿意再想。”

   “你不是问我之后怎么打算?呵,他许平秋再怎么说老子都不会去了,我就想当个小片儿警,如果这点儿愿望都满足不了,我宁愿回家跟我爹卖水果。”

   马鹏听他絮絮叨叨说着,忽然发现地上滴了滴水。他忽然也想哭,自己在暗处活了这么多年,虽然已经习惯甚至如鱼得水,得知可以回家的那一刻又何尝不激动。身旁的人太精明也太纯粹,因为父亲,所以认为自己应该做点儿什么对得起他,又因为自己的良心,顶着头顶的枪不再后退。现实是最磨砺人的啊,一个几乎都不看好的劣生,反而最后挑起了大梁。

    “兄弟,我支持你。”

 

评论
热度(2)
© 烟水泓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