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水泓泓

在下就是个冷淡没情调的人(滑稽)

的的的梦 (1)

第一次写真人(这算吧?),我也不敢打真人tag。

原来也不萌水仙,后来发现若昀这些角色蛮适合的。

本文也不谈情,就写写他做了梦,梦到他自己,这个梗应该没人写过,文风正经吧,哈哈......

——————

   他坐靠在柔软适中的床上,床下边趴着他的狗。

   狗打了个哈欠,让他搔痒,不见人搭理,哼哼了两声,就百无聊赖闭上眼,先睡了。

   床上的人手指修长,翻着书页拿着笔。随着钟表嗒嗒的走动,人也慢慢往下滑,最终丢了东西关灯睡了。

   忽然有些发冷,他勉强睁开一只眼,迷迷瞪瞪却也醒了。站起来,自己竟是在一片丛林之中,脚上趿拉着拖鞋,身上还是去溜狗时的休闲服。

   林子里森冷得渗人,尽管他挺喜欢丧尸这种玩意儿,风一刮,倒还是忍不住汗毛倒立。

   旁边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蹭了过来,他差点没忍住一脚踹过去,结果发现是他的大傻狗,皮特儿......

   看见远处有什么绿莹莹的东西,倒是已然忘了自己怎么会在这儿,而是牵着狗往那儿去。走着走着就开阔起来,上了条土路,眼前好多小纸人翻飞着,一个大红色衣裙的人披散着头发背对着他,再看树根下还站着人,戴着帽子,披风快要曳地。

   恩......有条狗陪着还不错。

“什么人?!”那个红衣人转过身来,借着依稀的月光,看见他后,绝美的面容上露出惊异的目光。

   树下的人歪了歪头,走过来,语气温柔的很,“怎么了?”

   他看清来人,忍不住拿了手指指他,跳了几步远,“窝草,你你你......张显宗?!”

   那人直接拔了枪对他,冷冷问道:“你是谁?”

 “我是谁?!你他妈是我啊!”很不合时宜,他的逗比属性此时展露无遗,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抱起狗又说,“拔什么枪啊,怎么着不带哥们儿回去坐会儿,喝口热茶,冻成狗了。”

   说来也奇怪,那个自己看见他怀里的狗,竟然伸手摸了摸,然后收起枪真的带他回去了......

   至于他心心念念的女人呢,当然还是一同温柔的哄回去了。

   虽然这儿是冬天,他穿个短袖却是一点儿都感觉不到冷,他瘫在太师椅上,无聊的嗑着瓜子。虽然过去的有些久了,但整个剧情大致还有些印象,这个时候的那个他已经夺权成功了,日子翻书一样快,刚开始他还能感叹着他对她的不求回报的好,后来瓜子就变苦了。

   雪地里,他想推开那个痴情的人,最终还是看着自己无力倒下。那个时候,他站得笔直,手插在兜里,唇抿的发白,眼神坚毅冷峻,眼眶通红,就像他曾经在电视中展现的一样。

   皮特儿对着地上的人叫着,其实除了他自己和几个有法力的人,没有人能看见他们。

 “皮特儿,闭嘴。”

   他想走,因为他知道结局。女人的神色漠然,看着地上的自己,目光疑惑又探寻。可正如他不知道自己怎么来的,他也不知道该怎么离开。

   直到他看着自己为情一无所有,看着那个女人露出落寞的神情。

  “真是痴傻,她牙疼,哼,我也牙疼。”

————————————————

【后续应该有,至于接着写哪个就不知道啦,反正做梦哪有什么顺序,第一个写咸粽也是随意~】

评论
热度(6)
© 烟水泓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