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水泓泓

在下就是个冷淡没情调的人(滑稽)

的的的梦 (2)

  他到底是在做梦么?

  眼前的景色蓦然变换,依然是夜里,却是在街上,人稀稀拉拉,也没人注意到他。

  他在前,狗在后,灯昏黄,影子长。

  从一处大院墙角溜过,看到楼上高扬的的日本旗,停了脚。忽然觉得不太对,一后退,后颈抵着什么冰冷的东西。

  认定了自己反正不会死,说不定还能随意识随意加点儿技能,关注点就开始跑偏了。有人来皮特儿怎么不叫唤?哎,这儿的人能看见他们了?

  就听后面刻意压低又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来,“老实点儿,我不误伤别人。”

  得,这声音真熟悉,他憋着笑,学着他的语气,“那兄弟你告诉我,你是方天翼还是周卫国呀?”

  后面的人明显陷入了思考,他倒等不及他回答,反而特别想看他看清楚自己的反应,就说:“打个照面呗,我肯定不打扰你做事情。”

  被墙掩了大半的灯影里,他一扭头看到那个人,忍不住想笑,顾忌到他们的安全,就咬着牙笑得肩膀一耸一耸——这青春气息满满的小碎刘海啊。他敢说除却有几位直接板寸的,没几个年轻演员剪过这种头发,不过自己这看着就是顺眼怎么地吧!

   那人看着他这样,不爽的给他了个白眼,但也把指间的小刀收了起来。

“哎,天翼,你不会把我狗捂死了吧?!”

“捂死个屁。德行,不弄点儿迷药,一会儿它乱叫唤,招来敌人怎么办?”

“行行,这儿本来就你说了算。你不是有任务吗,赶紧去,我在这儿等你啊。”

“那你自己小心啊,别让人看见你。”方天翼四处看了看,勉强放心嘀咕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向前藏进黑暗里了。

  他就无聊地蹲在地上给狗顺毛,天知道他俩为啥在那个尘土飞扬的冬天里,浑身还是一尘不染。他本来还想试试翻墙过去瞅瞅,说不定他执行的是什么剧本里没有的任务呢。想了想还是算了,自己是没事,万一弄出什么幺蛾子,折了天翼他自己痛心不说,俞梅也见不着了啊。

   俞梅,俞梅……那是他的梅啊……手下动作一顿,多么优雅美丽的女人,天翼也只有对着她才会像孩子一样耍贫嘴。

   他不敢再想。

“走吧,还算顺利。”

“哦。”他把狗抱起来跟着他,“你和俞梅在一起么?我想见她。”

“她呀,我们也是才又见面。”谈起她,并肩的人不禁笑了起来,“可怎么向她介绍你啊。”

“介绍什么,我就是你呀,她一看就知道了。”

  他第一次发现做电灯泡是件美好的事,尽管两个当事人此时还毫无察觉。一起出任务,相互扶持,配合越来越默契,只是谁也没有捅破这层窗户纸。

  手里端着Johnnie Walker,喝了一口,也倒了一些在皮特儿的水盆里,然后推开窗子,看到远处飘扬的太阳旗,不觉面色冷淡,低头看临街来来回回的人。

   重温了多少事呢,看了多少人消失呢,生死之际终于表白心意的人,还会存在多久呢。

   黑夜,枪声,叫喊,他远远地站着,脚下的狗想要窜过去,被他拦住。

   能死在心爱的人怀里,才过了多长时间,话的主人就换了。

   而长夜漫漫,再次睁眼,炮火将半边天映红。士兵在战壕中稍作喘息,他一眼就看到那个人,尽管灰尘覆了满面。

“卫国”。

  抱着枪休息的人猛地抬起头,难掩惊讶。

  他知道了,这儿是南京。

  又是南京。


评论
热度(7)
© 烟水泓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