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水泓泓

在下就是个冷淡没情调的人(滑稽)

的的的梦(3)

   【唐山海还真是虐_(:зゝ∠)_弄点儿糖自己吃好了】

   卫国伸手,却触碰不到他,不由挑了一边眉——真是一样的习惯。

   他看看旁边都在睡梦中的士兵们,抬抬下巴,扬起一个笑,“等你这仗打完,我们再聊,以后我陪着你。”

   这个人好熟悉,卫国有些愣怔,再闭上眼,脑海中却是那几乎和自己一样的脸上的笑,明亮又温柔。

  南京啊,血与火浇灌的城市,源源不断的敌人,源源不断的牺牲。

  守卫,撤退;混乱,暴行;横尸遍野,惨绝人寰。

  虽然触摸不到实物,但空气中的血腥味还有腐烂的气息还是一丝不落的进了他的鼻子。皮特儿耷拉着脑袋,尾巴低垂,走得很慢,很多时候他都不得不抱着它。

  影视作品展现的终究是那个年代的冰山一角罢了。他默默跟在周卫国身后,看到了许多不曾在剧中出现的画面,但是他什么都做不了。

  南京不再了,那个富有才情的女子萧雅走了,卫国的战友一个个离他而去,徐虎也远去了。

  他发觉事情开始和电视剧有了出入。

  卫国从冰冷的河水中上岸,看着到处堆积的尸体泪流满面。他在他面前蹲下,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眼角溢出泪,声音沙哑,“卫国啊,你得活着,你能活着。”

  卫国感觉手指传来湿滑的温热,发现是常常在他怀里趴着的小狗在舔他,“好,还有你陪着。”

  他们一路北上,没旁人的时候他就实体化,有人在他就仍默默跟着。

  在徐州找到刘远,刘远不是他威严又和善的大哥;在虎头山遇见陈怡,他们之前并不相识;遇到刘志辉,他也不是他软萌的弟弟。

  他看到重逢时老同学的激动;看到初见时年轻女大学生的羞涩敬佩;看到他击杀敌人时的满腔怒火;看到他在仇恨之下会有人用善爱来安抚;也看到他被自己人攻讦时的心力憔悴。

  他在他换上八路军军服时,一面赞不绝口一面说着俏皮话,“卫国啊,等着人家向你表白爱意吧啊~~”;在他受伤的时候心惊胆战,生怕最后又断一臂;在陈怡找他后,像曾经电视里小辉那样一脸揶揄,然后被喷了一脸水;也在竹下发出邀约时吹了声口哨。

  抗日历经艰险,时日漫漫,但他们两个独处的时间并不多。

  “你不会倦么?”卫国拿着他不知从哪里弄来的青瓷茶杯,啜了口茶,久违的满齿清香。

  “不会啊,我等着胜利呢。”他玩着宠物的小爪子,“你确实过了很多年,而我不过是梦中的几分钟罢了。”

  令他意外的是,胜利后他并没有被离开,而是接着跟着他去了东北剿匪,在他再次被自己人气吐血之后,跟着回了他的家乡。

  “以后你就不用再藏着啦。”周卫国领着他站到阔别已久的家门口,敲着门对他笑。

  “啧啧,你这话听着怪怪的。”

  “成天就你想的多!”然后一脸坦然拉着他对管家说,这是他拾回来的弟弟。

   一向沉着的管家见到两个笑吟吟几乎一模一样的人也是愣了半晌,才恍然大悟般让着快坐。

  “卫国,穿什么长衫啊?!穿西装啊,西装啊,懂不懂,你这衣架子不穿西装怎么找对象啊!”

  “滚蛋,你喜欢你穿,看了这么多年你这身衣服,早都烦了,你赶紧给我换!”

  他一身青灰长衫,手里一只怀表,文人的气息伴随着铁骨铮铮;他一身靛蓝西服,头发一丝不苟,优雅又气势十足。

  皮特儿在院里撒欢儿乱跑,才下过雨,青砖上还沾着湿泥。

  他们坐在院里看报喝茶。

  “没想到我还能过上了这样的日子。”卫国品着茶,放下的报纸上是国共两方终于拔刀相向的消息。

  “多好。”

  卫国一如其所承诺,退居家乡,也难得过了几年清闲日子。中间还带着他去了德国。船只上妇人目光炽热,两人偷乐;偶遇海盗,他赞他身手出色。

  “哎呀,卫国,要知道我也曾经是你啊。”

  再后来解放,他喝了卫国和陈怡的喜酒。

  半醉的人撑着头,修长的手指间是青花的酒杯,“卫国啊,就凭你这前半生,我不虚此行。”

  “是我幸运,一直有你陪我。”他揽住他的肩,也倒了杯酒,一饮而尽。

  “洞房花烛夜......倒陪我坐着喝酒。”他勾起嘴角,“你以后自己小心。”

  “好。”

  “再见。”

  “再见。”

————想了想还是加上的两句话——————

“卫国,想什么呢,我们终于胜利了。”陈怡推门给他倒了水。

“没什么,想起一个梦,梦里我回了家。”右手不自觉伸向身子另一侧,只有空气。

评论(2)
热度(9)
© 烟水泓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