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水泓泓

在下就是个冷淡没情调的人(滑稽)

的的的梦 (4)

(1)   (2)    (3) 


   梦做到这里,已经开始累了,尽管卫国一路跌跌撞撞,最后有了不错的归属。

   床上的人翻了个身,眉间不自然的皱着,地上的狗骨碌着起来又挪了个窝。

   刚举杯笑着别离,下一刻他就站在了不知名的高地上。

   嘴角噙着的笑僵着失了颜色,手指紧握成拳,关节发了白。

   他穿过一具具尸身,在已沉睡过去的人面前站定。

   满脸血污,已辨不清原本的相貌。他缓缓俯下身,抽出胸前口袋里洁白的手绢,轻柔仔细的擦着他的脸。

   瞟到已被血浸染的照片,终于掉了泪。

   站起,深深鞠躬。                                

   一杆青天白日旗,沾着血,映忠心日月可鉴;一柄中正剑,淬着血,并脊梁宁死不屈。

   他默默退去,看迟来的友军向烈士们致敬脱帽,看那一直深藏于心的爱人哀恸干云,看乌云飘过遮住阳光,惊起沉沉绿着的枝头上的鸟。

   眼前却兀然浮现苏州河畔的温婉女子和俊俏儿郎。皆是优秀,却独独只有一人遂了愿。

   家国忧难之际,生死边缘游走,少有温情可奢望。

   他们本也不会困于儿女情长。

   但他们浓墨重彩的生命中,不能没有那名为“情义”的牡丹开放。

   他捂嘴呵了口气,“这世上若真有蒋柔【1】可好。”

   林纤月站起,目光交汇。看到她向他疾奔而来的身影被模糊,他给她一个笑。

   如果没猜错,下个人应该是最后一个了吧。

   他从街角拐出来,迎面撞上手捧玫瑰走得板正的人,一手揽过他的肩膀,“终于见面了。可惜了,皮特儿没有跟过来,否则非得把你这束花给叼走挪窝里。”

   身旁的人下意识地整了整领带,斜了他一眼——同样俊朗,同样优雅得体的西装,不同的是笑意盎然之下是温和生动。

   收回目光,又是眼高于顶,右手从裤兜里伸出来,抽出他胸前口袋里的方巾,“脏了都不知道,真是亏了你这身衣服。”然后权当没见过他,越过人径直走了,抛下一句,“晚上十点,云南会馆。”

   饶是大春承受能力强,看着老板先后领了两个一样的人进来,还是被嘴里的茶呛了喉咙,偏两个人坐下后旁若无人聊起了天,翻了个白眼,又拎了壶热水过来,自己回去睡觉了。

   他扫到他拿茶杯的手上,一枚银色的戒指,便调笑道:“山海,把戒指送我吧。”

   对面的人动作一顿,“你喊我什么。”

 “山海啊,山海——多好听啊。”

   山海摩挲起手上的戒指,唇角微弯,“那我喊你什么。”

  “我啊……叫我糖堆儿吧。”他笑着眯起眼,“刚吃了把盐,苦死了。”

  “可惜我这儿没有糖。”唐山海慢条斯理地回应道,“只有玫瑰花。”

    他从衣内口袋里掏出了什么东西,一张洁白的方巾包着,打开,露出红艳的花瓣,然后递到他面前,“觉得你喜欢,就从那一束里抽了一枝出来。”

   “真好…… 以后每次见面都给我带一朵吧。”

   “好......好,你喜欢就好。”唐山海开始抽烟,不紧不慢,眼中的焦距像是放了很远。

   “保持优雅,保持锋利。”

   “恩?”

  “你知道我本不该说这些话。”他把玫瑰插进自己的上衣口袋,还是把下半句咽进了喉咙——你值得更好。

     他依然在一旁看着,只是这时关注的不再是自己的演技。

     宴席,得体的微笑,眼中的无情;雨夜,泛红的眼角,发白的指节;牢房,醒目的伤疤,挺直的脊梁。

     他给他一支烟,陪他看小窗扑棱棱飞进一只麻雀。然后唐山海笑了,说,“我有东西送你。”

     唐山海再次坐在咖啡店柔软的坐垫上,拿出花瓶的一枝玫瑰轻嗅,然后拿了白方巾铺在桌面上,放好花。

    他拿起那枝花,手一顿,然后缓缓放进口袋,看他在窗外笑着跟自己道别,便也笑着向他挥手。

    终于没有然后了。

    徐碧城在夜晚扑进陈深的怀里痛哭,触及到手上的戒指,冷不防问他,唐山海是不是依旧带着他的戒指。陈深仔细回想那个最后的拥抱,怕是抓捕时被弄掉了吧。

     他猛然惊醒,第一反应摸手,传来金属的真实触感,如释重负般再次躺下。

     牢房,他递给他烟后一言不发,末了说,“山海,戒指送给我吧。”

   “好。”

     戒指在玫瑰里。

 

  “起来了孩子……呀,是不是做梦了,大清早哭什么,跟妈说说,好不容易回来一次。”

  “我哭了?我不知道啊,都忘的差不多了。”摊开手在被子上,手指上空空如也。

  “今天国庆呢,赶紧起来吧,做了好吃的。”

  “……好嘞。”

    新闻里说着黄金周第一天的客流高峰,母亲的手艺一如既往,他穿好衣服,抱起窜到他脚边打滚的皮特儿。

    一切照旧,挺好的。

    浩浩长存山海阔,绵绵不绝赤子心。
   
    山河永固,河清海晏。

                                          ————————完————————

【1】这个是 新唤一声兰大大的《若严不死》的女主,应该很多人都看过,好像的的也看过,所以这样写。

算是刀里有糖?本来国庆的时候就该写完的,奈何懒,而且那时山海还没死╮(╯_╰)╭

所以为什么要写张显宗_(:зゝ∠)_,和后边这几个祖国大好青年画风完全不对啊23333

也不知道看完的各位感觉如何,总之谢谢观看~

评论
热度(8)
© 烟水泓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