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水泓泓

在下就是个冷淡没情调的人(滑稽)

秋风扫落叶

今天二刷,戴了眼镜果真效果好了很多_(:зゝ∠)_

尽管知道结局不错,但心里还是说不出来的滋味,憋到大半夜写了这么点儿,觉得一般,不敢和各位大大比,可能还有下文吧_(:зゝ∠)_

——————

    天凉了,街边的法桐也见黄,几日前还是艳阳高照,现在已是小雨连绵,阴着天刮着风。

    他看了看表,打开车门,不在意敞着的领口,点了根烟。

    马路对面一只狗倏地窜过来,搅乱几片法桐叶的轨迹,然后在人群脚下穿梭不见。看着地上金黄的叶子,突然想起女儿总是会被法桐的绒球迷了眼,然后撒着娇让他给自己吹,不由微微笑了笑。

    一支烟没抽完,小情人从老远就开始加速奔来,扑到他跟前,努力去够他手里的烟,够不到就一脸嫌弃,“爸爸,你又不听话!”

    他咧开嘴,忙丢了烟,“好好好。”

  “哼。”女儿嘟起嘴装作生气,转眼又兴奋起来,高高举起手中的东西给他看,“爸爸,爸爸你看,好不好看,我要做书签,你闻闻,还香着呢!”

     是一片香樟叶,火红的叶面,翠绿的边沿,淡淡的清香。

   “好看。作业呀?”

   “不是,就是好看呀,我做了送给你好不好,你可得放好喽。”

   “那肯定的,宝贝闺女送的哇。”他揉了揉女儿的头发,几年了,又长又黑,真是喜欢人,“你前几天给我的桂花,我还收着在口袋里装着,你的哥哥姐姐们还问是什么朝我要呢。”

  “那我没有了怎么办呀。”小姑娘显然上了心,坐在车上想了半天,“等到下雪了,我把院子里的梅花捡起来送给你们好不好,老师说梅花是非常好的花,反正送给你们不会错啦。”

  “真懂事儿,想送什么送什么,我们都喜欢。”嘴角的笑浓的化不开。

  “哎爸爸,那时候让你替我送的东西送到了么。”

  “什么东西啊?”

  “哎你怎么能忘啊!”女儿系着安全带也不安分地动来动去,“我可是花了很长时间做好送给方哥哥的!”

  “咳,这啊,爸爸现在记性不好。这个当然送到了,你不问我时间一长就忘了。”

  “那哥哥怎么说~~”“当然夸你心灵手巧啊,还说他没见过北方的法桐呢。”

  “真的哇,那我要把这个香樟也送给他!”

  “不是说好了给我吗?”

  “可你天天见啊,而且你记性又不好,不知道哪天又给我塞哪了,哼。”

    他不说话了,前边红绿灯,天又飘起了雨,点点星星打在窗玻璃上,心里五味陈杂。孩子小,正是前脚做事后脚忘的时候,他倒以为她会忘了。

    金黄的法桐叶被女儿用金红色描了边,压得平平整整交给他。

    他怎么会不记得呢。

    他用一个信封装好,又在里面添了一封郑重的短信,然后放进了抽屉,同他们的合照在一起。

    那次喜出望外的通讯之后,他就调走了。有时候他就想,这人要是不在吧,总是像秋天的枝丫一样空落落的心慌,可知道他活着,又怕他哪天被风刮得着了地,心里也不静。

  “爸爸!你是不是生我气了,该——走——了!”

  “怎么会呢,你说的有道理,对吧?”他柔柔和和地说着,“爸爸既然陪着你,就不求那么多了,哪天爸爸不在家,你再给我。”

  “爸爸你好烦呐,那样我就不过秋天了!”

  “别呀,秋天还有苹果吃呢。”

     没几天女儿就把东西交到了他手里,不过成了两片,一片红似火绿边衬,一片绿似玉红边映,让他自己挑一个留下。

     他坐在桌子前,手里叼着烟,听着夜半时分外面风卷树叶的声音格外清晰。烟烫了手,整个人一惊,习惯性皱着的眉头稍稍松动。

     信纸早已展平,笔头初触纸面却是不出水。写什么呢,那儿那么热,连天凉多添衣都写不成,最后还是一成不变的问候与祝福,再加上邀他回家。

     然后和那红色的叶子放进崭新的信封里,一想,又翻了翻衣兜,把已经干了的分不出形状的桂花也塞了进去,企盼能染上几分香。

     这么几年谁知道他怎么样了,这些东西就存着吧,要么亲手交给他,要么替他扫进土里,落叶归根呐。

——————

还是打了cp的Tag,望各位不嫌弃。

评论(3)
热度(14)
© 烟水泓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