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水泓泓

在下就是个冷淡没情调的人(滑稽)

【高方高】晚来天欲雨

发现竟然弄出来了个上中下,2333

不过自己写东西向来很淡,算是不一样的风格吧,望海涵

上 秋风扫落叶

————————————

   他懒得换门联了。

   孩子她妈带着人回了娘家,说是初几再过来。

   他自个儿炒了俩小菜,开了瓶酒,听着电视慢慢啜着。只听了新闻就把电视关了,拿着酒杯站到阳台去了。

   屋里开着暖气,穿得薄,窗户一开,风夹着雪就进了脖子,忍不住打了个喷嚏。政策下也听不见谁家放鞭炮,除了万家灯火,洁白一片。

   一个人的时候,除了女儿,想得最多的还是那些风里来雨里去的兄弟。微信“叮叮”的响,都是他们送来的祝福,大小伙子们在群里抢红包,发语音,一刻不停闲。

   但还是少些什么。

   有些东西,一旦失去,就回不来,像哮天,这时候会被特例牵出来跟他们厮混;而有些人,一旦见了,也忘不掉,你以为他只是过客,而你的画布上,他那一笔浓墨重彩。

   他当然问过他的踪影,回答莫不是保密条例,更何况接情报的早已换了人。

   郁局电话那头给他做过思想工作,“那可是你说的相信他,所以相信他。”

   他一仰头喝完了杯子里的酒,拿了笔,书桌前一坐又是十二点。期间接了女儿打来的电话,电话里孩子说着欢欣与祝福。

   等合上笔,纸上不成文的话断断续续占了一页,叹了口气,页脚标上日期,也不缀名,塞进抽屉。

   平平静静的放完年假,又是新一年的工作,上面安排他去一趟昆明,偏这时候小女儿着凉生了病,还发烧。

  “贝贝在家听妈妈话啊,我过几天就回来。”

    生着病的孩子不知道哪来那么大底气,“不要!我要跟你一块儿!”

 “别胡闹!乖,跟着妈妈。”

    小女儿拽着他的衣服就是不松手,忽然哭了,“我做梦…..梦见找不着爸爸了……”

    他的心呐,好不容易立起的坚冰就这么化的一塌糊涂,“算了,那就带着吧。事儿不急,我带她坐高铁。”

    女儿破涕为笑,扑到他怀里,眼泪鼻涕蹭的哪都是。

    那天到昆明,不冷,天有点晚,也有点阴。

    女儿几乎睡了一路,幸而没带多少东西,背好行李,他抱起孩子出了站。

  “贝贝,醒了就下来吧,吃胖了呀。”“嘿嘿,才没有。”女儿还是体贴的下来,由他牵着手,慢慢往前走,听他说接下来的安排。

    从身后跑过一个旅客,带着棒球帽和口罩,衣服下摆剐蹭到了孩子的手背,也不扭头依旧向前匆忙跑着,已是春节返程高峰,人很快就混进人群不见踪影。

  “啧,现在这人。”他看女儿嘟囔着小嘴揉着手背,不由摇摇头。

  “爸,下雨了。”“没事儿,我给你撑着。”

  “哎爸,你的战友是不是都在啊?”“对啊。”

   “那我要问他们我送的礼物他们觉得怎么样。”“恩。”

   “方哥哥在不在啊,你就那一张照片,我还没见过真人呢。”

   “......他啊,他有任务。”

 

   年轻男人甩开可疑的人,一把拽下口罩,雨打在脸上,顺着眼角滑过脸颊上的疤痕,他伸手去抹,手有些不可抑制的抖。

    他听见那人说,“贝贝,一会儿带你去花市买束花,明天给哮天送去好不好……”

 
    连着下了两天雨,雨不大,倒也给春城带来寒意。

    屋里没开灯,他不顾凉意坐在地上吸着烟,旁边几个空酒瓶。像是终于想好,把烟灭了,手机屏幕重新亮起,盯着早已编辑好的信息,自嘲般笑了笑,还是删掉。

    站起来后不自主揉了揉肩膀,冷疼。然后迅速穿戴完毕,收了垃圾关好门。

    屋里桌子上空放着束百合,花瓣已有些皱。

    去车站,往边境。

评论(4)
热度(24)
© 烟水泓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