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水泓泓(清扬)

在下就是个没情调的人,滑稽(长时间内应该不再产出,小可爱们可以取关了)

【知乎体】父母是警察是什么体验?

永远的小棉袄    在下吃方糕长大的

6666赞同

 

谢朋友邀,看到这个题目心情复杂_(:зゝ∠)_

                  ———————————————

    我爹呢,是警察,听说当年进这行儿还比较戏剧性。

    年轻的时候整个一活泼好动,不安生还刺,不过成绩还不错,家里人想让他当兵吧又觉得太苦,就让他去当个警察,也磨砺磨砺,他自己那时候也不知道干啥,就晕晕乎乎去了,然后一干就是一辈子。

    他吧竟然还有点儿文艺青年的内心,小时候我还没感觉,大了翻出来一本他的笔记本,竟然都是他上大学写的诗,那个年代也流行嘛。我翻到了之后就偷偷摸摸和他另一半分享了,现在都记得我俩在床上哈哈个不停。

    当这个警察,他干了很多为国为民的好事儿,尽自己全力保一方平安么,他做到了,反正我觉得这么说一点儿也不过分。

    那时候毕业了还包分配,他就去云南了。云南这个地方呢,大家也都懂哈。

    他和我妈认识是在学校,说是那个时候去警校做宣传招生还是讲课啊什么的,就遇见我妈了,哎哟我擦,咋没让我在学校遇见个XXX呢?

    那个时候他都小三十了吧,女朋友谈过都因为工作性质吹了,要么让他调职调其他地方,要么想让他转业。我妈是头一个支持他工作的,他还犹豫了些许时间,因为到那个年龄,见得多人也成熟了,怕耽误我妈,不过我妈坚持,俩人就成了,不久就有了我。

    从我记事起,基本家里就我和我妈俩人,他回来的时候不多。他这还跟别哪不太一样,老出差,出差也没个时间,说了几天,弄不好就成几个星期了。唉也不知道我妈那时候怎么撑的,25、6的姑娘有自己的工作,还得管家带孩子,最重要的是想不到他什么时候回来、回来缺胳膊少腿还是直接去医院接人了。

    等我上小学,他俩离婚了,我记得特别清,我妈哭了一晚上,他呢抽了一晚上烟,第二天我妈就带着我去北京了。

    小时候什么都不懂啊,就知道他俩不再在一起,为了啥也不知道,就懵懵过着儿童的无忧无虑,在他休假来北京看我,或是我妈带我去看他时,再享受一下父亲拥抱的温暖。

    肯定有人问那现在和他一起的是谁啊?宝宝可喜欢他啦⁄(⁄ ⁄•⁄ω⁄•⁄ ⁄)⁄,所以……才不会告诉你们呢(✿◡‿◡)! 算了,透露一点,英俊潇洒,阳光帅气,笑起来有酒窝,比我爹白多了23333咋说也是我青少年时的梦中情人(*/ω╲*)。当然我不会和老爹抢人的!他好不容易能有个人陪了【宽慰脸】

    咳咳,回归正题……他俩离婚那年,老爹接了个大案,案子大到什么程度呢,震惊中外。他来北京接了任务之后都没来及看我就走了,然后小一年没音讯吧……

    但我还是坚持隔一段儿给他发个语音或者视频【我妈说的】,我相信他能看到,也希望他会开心一点儿,放松一下,宝宝可是他的小棉袄啊!

    那时候小,案子什么他从来不说,除非我缠着问才透露一点儿。教的多的是防身、远离坏人,再大点儿就是抵制诱惑、洁身自好、热爱祖国热爱党等等,于是我不负期望成了根正苗红的好兔子,大学时算是思想或混沌、或激进、或叛逆或愤青的同学们中的一股清流吧,特别是女孩子里面,思想成熟独立、积极进取,哈哈哈。为自己是个这样的孩子好骄傲啊~【然而太清高了(大雾)没人追??】

    其实我最骄傲的还是他们啦,他们就是明灯啊,努力的照亮这世上的每一个角落。匡扶正义,铲除邪恶,保护了多少家庭,又劝了多少人回归正途。诚然,依现在的发展程度,邪恶是无法根除的,又不是孔老夫子的大同社会,礼乐教化,人的思想也达到一定高度,所有人其乐融融。但正因为有他们在,在规则、道义无法控制的情况,他们就是保障社会安定的最后防线【军警不分家嘛】。

    那个案子我也是后来大了自己又在网上查的资料,才知道他们克服了怎样的困难。现实里,其实更艰难。他回来的时候吊着胳膊,胳膊腿里都取的有子弹,一直跟着他的警犬死了,部下也都受了伤,漂亮姐姐头上留了疤,姐姐的哥哥截肢,其他人也莫不是中弹,还有个同事生死未卜——恩,这个人后来就成我们家的了。

    想想那个案子也成了我们家的一个转折吧。伤好的时候他本来还想争取留在云南,上面最终驳回了他的申请,调他回了北京。他回来之后虽然我不定时会去他那里住,总体他还是一个人,工作依然忙,不过那几年春节我们一起过的,现在看来那时光也是少有。

————————————————

接了个电话,气死我了_(:зゝ∠)_你说说这俩都多大人了还不让我省心。

在下得先去趟医院,妈的过两天就过年了哎 (╯‵□′)╯︵┻━┻妈的那些个丧尽天良的难道不滚回去过年么?!!!

有空再更,抱歉。


——————2.1深夜医院更新——————
     
     谢谢各位关心,前天接了电话好不容易抢了张票就立刻飞昆明了,我爹擦伤,另一位被刀砍了,所幸伤口不太深。

    本来憋了一肚子火想吵他们的,大清早到了医院就看见走廊里还有他们的同事坐着都睡着了,屋里呢一个在床上睡还吊着水,一个趴在床边上睡。

    我他妈还能说什么,就剩心疼了_(:зゝ∠)_

    白天我爹还得回去述职写报告,我就在医院照顾病人,弄了点儿高汤。他精神还不错,我撒娇他也由我,陪我嘻嘻哈哈……恩,我从小见他都好撒娇,长大了也没改过来【捂脸】

    至于我爹呢,晚上我就让他回去休息去了,现在没事儿了继续给你们扯故事听,管他离不离题。

    那一次任务之后我爹他好像变得更沉默了,我会偶尔想到就提起他原来的同事,我也跟他出差回昆明又见过他们,就是始终没见过那个人,让我甚至一度以为那人不在了……

    过了五六年吧,我也记不清了,他突然来找我们了,就没再走了,他俩也就在一起了,哈哈哈。其实我那时候完全没看出来,他俩平常表现的就是超好的朋友,过命的那种,后来渐渐就回过来味了。我是多么的纯洁啊,从小喂的方糕竟然甜的毫不自知【dog脸】算了他们开心就好_(:зゝ∠)_,作为小棉袄我是站定他俩不动摇的,休想有人把他们拆开,除非他俩自己开【啊呸,大过年的】

    现在可以说那一位了。他吧也是机缘巧合入了这行,有个初恋女友,俩人好了十年,女友没禁住诱惑,沾了不该沾的,自杀了,他就去某某三角做了祖国的螺丝钉,也才有后面的故事。

    他俩有时候还蛮像的。他略微懂一点儿艺术上的东西,毕竟原来女友跳舞的。瞅瞅那个年代的青年们,写诗的,刻章的,跳舞的,搁现在多撩妹......啊又扯了。

    反正再怎么说都是凡人呐,最初莫不是有自己喜好的小玩意儿,有自己憧憬的小康生活呀。

    都抛掉了。抽烟喝酒熬夜饮食不规律长途奔袭,能怎样呢。

    有几个人一开始就有为国为民的胸怀呢,有的也差不多都成了伟人吧。他们跟我说过,怎么不累啊,看着别人家都和和乐乐幸福美满能不羡慕么,只是进了这一行,接触了那么多社会的阴暗面,不自觉的肩膀上就有担子了,再想走也舍不得放不下,再者这活总得有人做啊!

    最终记得他们的只有我们这些家属和同事吧。可他们把青春奉献给了祖国呀,祖国一定会记得他们。

    当时考完试我想报警校,当然我爹死活不让,还差点儿打我,吓到我了,他没打过我。那一位拦着他,但也少见的不支持。

    我爹突然哭了。

    他从没在我面前哭过。

    我家那一位当年由于自身遗留问题不能留北京只能在云南,我爹在北京又呆了一两年,最后还是想办法调过去了。当时都不理解,我还闹了很久。

    现在都知道了。他已经见过他离开一次了,不只是为了私人感情,他希望我们都好好的。

    我听他的,我可是他们的小棉袄啊!

————————————

     就这样吧,东扯西扯的写了这么多,他们和他们的同事,每个人经历过的事情都是一本书,能窥探到的也就这些了。

      这次更新就不匿了,我怕个啥,得学他俩敢怼啊,哈哈。去写我二踢脚论文了( ^_^ )/~~拜拜

     最后祝各位新年快乐,所有人平安,希望社会越来越好!

 

 

                                                                                                2030.2.3

                                                                                                           完

 

 

                                                                                     发表日期

                                                                                               2030.1.29

精彩评论

洱海的水才不是我的泪:给警察叔叔们比心,太不容易了!幸福来之不易,其中包裹着多少人的牺牲啊TVT

不过还是弱弱问下,对答主他家另一口性别好奇的只有我一个么???

                                                                                              2030.1.29

                                                                                                     710赞

小陀螺:楼上你不是一个人,我发现答主描述时好像用的“他”。而且答主貌似很汉子,到那儿画风都变了。

                                                                                                2030.1.29

                                                                                                      670赞

小兔耳朵长又长:所以答主去搞党费了?!!!真·干大事!

                                                                                                2030.1.30

                                                                                                      691赞

我家冰冰最可爱:哟哟哟,看我发现了什么,信不信我喊他们过来【奸诈笑】  

                                                                                               2030.1.30

                                                                                                      999赞

啊~我的太阳:楼上惊现知情人【震惊】

                                                                                               2030.1.30

                                                                                                     468赞

脚踩两个风火轮:默默甩链接    什么时候觉得父母之间很温馨?已邀请答主。请叫我红领巾!

                                                                                                 2030.2.3

                                                                                                     489赞

方奇奇:没事儿贝贝,写写写,他不玩儿这个哈哈哈                            

                                                                                                 2030.2.4

                                                                                                     999赞

——————完——————

评论(23)
热度(38)
© 烟水泓泓(清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