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水泓泓

在下就是个冷淡没情调的人(滑稽)

朋友来了有好酒(3)

前边忘了说本文纯属虚构!!切勿上升真人!!谢谢配合!!

也是蛮拼的,两天三更_(:зゝ∠)_

——————

    朋友的形式多种多样,张继科有时候就想他和徐海乔也真是独特,节目之后再没见过,只靠着一封封的信和网络把两人联系在一起,信吧还慢的停留在上世纪,延迟的厉害。

    可这也正是信的魅力,高速发展的时代,仍然安安静静等待分拣,乘着火车,飘过天空,再坐在邮递员的后座上,最后到了家。

    薄薄的白色纸张,摸着温热,承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真情。

    他也会突发奇想去搜徐海乔演的电视剧,然后暗暗问网友哪个不错,看个一两集,比如《大学生士兵》,差点没一口水喷到手机屏上,再比如《重生》,看得有点懵。

    ——海乔,我看你那个啥了,重生。

    ——祖宗哎,你都闲到这种地步了。看了怎么样,感觉还成?(期待脸)

    ——配着剧情简介跳着看的,我一般不看偶像剧。不过你这个剧感情线有问题啊!你那个人物怎么说呢,有点儿心疼......

    ——科科你竟然看懂了哈哈哈,难为你了(笑傻)

    ——是许昕他女友给我好讲才懂的(懵)

    ——哈哈你这算不算爆料?科科你开心就好啦。

     徐海乔则会在b站看他的比赛视频,看满眼的“继科好帅”飘过,默默关弹幕,然后向他抱怨一下老是错不开时间去看现场的比赛。继科偶尔开玩笑说再不来机会不多了,结果就瞅着微信的消息框刷刷的往上跑,弄的他自己都不好意思说就是吓吓他。那边的人无奈之情简直溢出屏幕,最后只来一句毫无威慑力的“别拿自己开玩笑”。

     你说他不感动当然是假的。那次和他说因为他而和马龙闹矛盾,寄的信里就多了一张给马龙的明信片,说好的画上,画的是他不知道从哪里看来的他和马龙的Q版萌图,小奶龙拉着小藏獒的手,旁边的小青蛇翻着白眼吐信子。

      许昕看了大呼小叫,让他捎话给帮忙画个自己和老婆的当手机壁纸。没见过他老婆咋办呢,没事,青蛇旁边画个小白蛇就行。他还真画了,拍了传过来。许昕放到微博上得瑟,又收获了无数祝九九。

      他还听粉丝们说他们的乔叔在公共场合很维护他,尽管俩人再也没同过框。

      像某次访谈提起他说做自己的经纪人的旧事,他笑着有些不好意思,“那是我刚开始还不太了解继科,后来我才知道人根本就不打算进。”“是啊,那你算是放弃了?”“对,只做他一个人吧。不过他如果某一天真的进了这个圈子,我肯定全力以赴帮他。”“真做他经纪人?”主持人惊讶地张着嘴,“那你要放弃自己的事业么?”“不是不可以。”笑眼里带着光。

      看过访谈的粉丝有些就艾特他俩,生动形象打滚求同框,要么就是猜测两人的关系,因为一向是徐海乔提到他,而他接的访谈从不会和娱乐相关。

      似乎触手可及,但却相隔万里,又一直以诚挚的问候与欢笑相伴。

      月光洒进了窗,他下意识伸手去触碰,起身趴在阳台,按了按腰,透过眼镜看圆月如盘。

      海上共明月,天涯共此时。

      有一年了吧,忽然想见他。

      徐海乔在往北京的航班上。参加完一个活动,西装外套一脱,换了件衬衫就往机场赶。

      九万里高空,乌色的云镀了暗金,机翼涂了银,月亮不加任何修饰闪耀着光。

      皎皎空中孤月轮,又是一年八月十五。

      想给他一个惊喜。

   “继科,睡了?”“没呢。”

   “腰疼的睡不着?听说这次公开赛你没去。”“是啊,还没那么严重。”

   “那方便出来么?”“出去?去哪。”

    “我就在你们院门口。”

    “等我。”张继科挂了电话拽了衣服就跑出去,“大爷,来开个门!”

    “几点了还往外面偷跑呐?早点儿回啊。”大爷推了推老花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人出去了。

    “海乔你可以啊!”

       徐海乔本来涩得要睁不开的眼迸出了光,扑上去一把揽过他的脖子,“科科!开心不开心!中秋快乐!”

     “开心开心,你也不吱一声就跑来。”

     “要不怎么是惊喜嘛!想不想吃东西,我晚上还没吃饭。”

     “听你安排。”张继科任由他拉着打了车,“不会被认出来吧,我都有阴影了。”

     “应该不会吧,大半夜了,都在家过节呢。”

     徐海乔本来梳的板正的头发因为先前赶路掉下来几缕,张继科替他捋到耳后,“刚收工就飞过来?”

     “恩。”“不累吗?”

     “急着见你呀,再说哪有你累。”徐海乔笑着看着他的眼睛。

      他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低了低头,倒是嘴角微翘,“我没事儿。”

    “龙队他们去比赛,剩你一个?”

      “没全去,有几个小的还在队里。”“有人陪着就成。”

       饭馆不大,营业到午夜两点,厅里基本没人,开着一角的灯,有小隔间,放着吊兰。

      “来点儿酒?”

      “行啊,这么久不见,我也意思意思,先说好我酒量不行。”

      “没事儿,醉了给你扛回去。”“你这身板儿——估计不行。”

        “这不行,你得相信我啊科科。”徐海乔哈哈笑开,要了主食,点了俩小菜,把酒倒上。

        俩人本来对着坐,吃着吃着不知怎么就坐在一块儿。

         继科有点儿微醺,说了不少话,本来靠着他肩膀,眯着眼像是睡着了,慢慢慢慢就想滑到人怀里,“……也不知道还能打多久。”

       “只要自己想,那总能坚持下去。”徐海乔端着酒杯,眼里依旧清明,“那么多人还陪着你呀,谁不希望你站在东京的领奖台上。”

      “科科呀,相信自己。实在打不下去,你还能做很多事啊,我会一直陪着你,尽我所能。”

       “那我要进娱乐圈你真给我当经纪人?”张继科忍不住笑起来。

       “我可是认真的。”徐海乔笑着想去捏他的脸,指尖几乎触碰到皮肤,拐了弯又拿起酒,“可我想想怎么着你还是别趟这趟浑水,我们科科可是让国旗飘扬的人呐。”
      
       “有你的话心里舒坦多了。海乔,谢谢啊。”张继科一抬眼看他还在喝,腿往长椅上一搁,“你酒量真可以,我已经晕了……对啊,乒乓球是我的命,还是做自己喜欢的事踏实。”

       “……继科。”“恩?”

       “交女朋友了么?”“哈,没呢,没碰到合适的……你呢,你今年34了吧,家里人不急?”

      “这事儿主要还看我。”徐海乔看他的睫毛一动一动,像是忽闪到了自己心尖上,有点痒,“科科……我能亲你吗?”

      “……还记着呢?”停了良久,手搭上眼,“行吧。”

        只蜻蜓点水般在他额头上触碰了一瞬,拿着酒杯的手有些抖。

      “回去?”“恩,你拉着点儿我。”“好。”

        徐海乔揽着他。他的头搁在他肩膀上。酒气淡淡萦绕,月光柔和,透过树叶笼在身上,人行道直通远方。

        怀里的人直起腰,温温软软的物体蹭过他的脸颊,昏黄街灯下,半闭着眼的人似是红了耳廓。

        月夜如画,他们不知不觉也入了画,占了屏幕的一角。

————————
最后一句另有意味不知道小伙伴们发现什么了没有啊 ~
也请各位踊跃评论提建议呀~~

评论(20)
热度(70)
© 烟水泓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