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水泓泓

在下就是个冷淡没情调的人(滑稽)

朋友来了有好酒(4)

(4)

   一个微博博主,摄影爱好者,不多不少的粉丝量,一张照片,能发生什么?

   近乎黑白处理仿古的高清相片,最上明晃晃的圆月略略发黄,占了构图的主要部分,而左下角,林荫道上两个身影,上身被树叶挡了大半的光,只露出侧脸轮廓,下身暴露在昏黄的街灯中,一个靠着,一个搂着。

   月圆之夜,月明之时。安静幽美,温暖淡然。

   照片发在半夜,受众本不广,几天后突如其来的大量评论与转发,懵了不止一个人。

   有粉丝无意放大了图片,只觉依稀可见的面部特征有些熟悉,又在博主另一个发作品的平台找到了原片,认出主角——张继科,徐海乔。

   清晨起来徐海乔照例打开微博,又是无数的私信和艾特,点开,竟是满屏的问他和张继科。心一点点向下沉,点开图片,一瞬间停了呼吸。

   没过多久就接到经纪人电话,慌张与急迫,直问他怎么回事,他说等会儿回复。挂掉电话,愣愣看窗外的鸟蹦来蹦去,叫声清脆却是刺耳。终于拨通占据通话记录上方的号码。

  “继科?醒了……准备训练呢?哦行,没什么事,最近少上网,好好休息……如果看到什么,别发声,我来处理。听话。”

    又翻开微博,点进热搜,两人名字组成的话题赫然排在第一位。点进去,有惊呼两人关系亲密的,有开心站cp的,有阴阳怪气说继科退赛的,更多的是指责他炒作,更有些张的迷妹直言让他远离继科。再看原博,本来是只专心月亮、无心插柳的人,却成了没有道德的狗仔,本来是充满意境的图片,在观者眼中,只剩下本应是做月色陪衬的人。

     他能说什么?嘴角咧着苦笑,又渐渐抿成一条线,吸了吸鼻子,压着嗓子给经纪人回复,原定几天后的直播,他会给出一个所有人满意的答案。

     马龙结束了一场比赛,几人相约回去休息,餐厅等饭时不经意点开微博里大量的私信和艾特,原本笑意盈盈的人把手机“啪”扔在桌子上,冷哼出声。

     许昕几人面面相觑,听他的也进了微博,说是目瞪口呆也不为过。“这回玩儿大发了。”许昕托了托眼镜,划拉屏幕瞅着粉丝问他真相,这他妈他能说什么,说什么都是火上浇油,“……比赛再过两天就完了,这事儿我们回去再说,也先不用跟继科联系了,看刘指他们有没有什么指示。”

       直播是某大牌杂志在拍摄时装之后的十几分钟小采访,徐海乔还着着拍摄时的衣服,靛蓝色西服微敞,胸前别着红玫瑰,刘海梳了上去,左耳下打了碎钻,一改往日邻家青春大男孩儿的形象,但语气还是往日的温软,不经意间还有不合衣装的反差萌。

       最后果不其然被问到被热烈讨论的话题,“最近微博上一张照片传的很火,大家都说里面是你和张继科,但迄今你和张继科还都没有回应,在这儿替广大迷妹问一下,是么?”

      “照片我看了,很美。”他微微一笑,“确实是我们两个。”

    “一直有传言说你和张继科关系不错,没想到会这么亲密!看很多网友都在猜测你们的关系。”

    “所以你想问什么?”他嘴角弧度不变,“网上说得我都看了,只想说为什么动不动就要向某个方向引导?朋友之间勾肩搭背不可以吗?”

      弹幕刷刷往上弹,有人问得尖锐,两个人脸都要贴一起了,这难道不引人遐想?

      听主持人念完网友提问,他抿了下唇,“……谢谢继科的各位迷妹关心,我也想再重申一遍,朋友之间的情谊同爱情一样,高尚不可亵渎……借此说我,我可能还能忍受,但继科是国家的运动员,对他一切无缘由的指责和伤害我都无法接受。

      “他参加综艺并不代表他就是明星,并不代表他的一切都要暴露供人消遣。希望大家给予他足够的个人空间,把关注点回归他为之奔走的乒乓球上,他的感情意愿仅由他个人做主,无论朋友……还是爱人。”

     “至于那张照片,如果继科不介意,那确实是一张不错的片子,也希望各位给予原博足够的谅解,不要干扰到他的正常生活,我相信他是无心之举。”

       B站上传了视频,弹幕里默默飘过:“发现说到朋友乔叔眼眶突然就红了,最后眼里是泪么……”

       徐海乔收工回家只觉筋疲力尽,门口的阿姨给了他一封刚到的信,斜靠在沙发上撕开,不知不觉笑了,眼一闭,泪顺着眼角往下滑,“继科啊,继科,我该拿你怎么办……”

       张继科还是上了微博,无言看完来龙去脉和访谈。

       他知道他为什么不让他上微博,因为众人的议论实在太难看,更不用说莫名其妙牵扯上马龙,说海乔破坏他们感情的,都什么玩意儿!他真的不想忍,却也身不由己,曾经有人掐过他和马龙,是刘指出的声,现在是他,自是轮不到刘指出面。他只能听他的,以免局面更难堪。

        捂上额头,那个月圆之夜,一切历历在目,朋友,呵……那就这样吧。
       
         摘了一句诗,相逢秋月满,送上微博,却是默默保存了那张相片。

         …………

      徐海乔没想到会接到马龙的电话,“......龙队?”“海乔,见个面吧,就咱俩。”

      马龙找他的原因明了,但他没想到两个人最终是以这种原因和方式相见,而不是在张继科的引荐下相互握手。

      街角,他擦掉被毫无防备打破嘴角而流下的少许血液,没说什么,反而拉起人快步走进被高墙遮蔽的阴影里,“龙队,我们找个没人的地方谈。”

      依旧是那家店,依旧几个小菜,倒是月缺了一角,换了对象,换了烈酒。

      长久的相对沉默,只有不时清脆的酒杯相碰的声音。

      最后他先开了口,“龙队,你和继科一起,真好,从小到大,还可以一直携手并进,真好……我知道,你一直不怎么看得上我,怕我给他带来麻烦……呵呵,还真被你猜中了,这麻烦还不一般……可我有错吗,啊?”

    “我承认,海乔,你们认识后,继科儿他多了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马龙本来是想给人做“思想教育”,不曾想他这么坦诚,就也改了念头,摇摇头笑起来,“我们太熟了,熟到有些话反而说不出来。我看他给你寄信,心里又嫉妒又宽慰,谁不想自己跟朋友一直好下去,谁不想朋友好好的……但你要说你没怀别的心思,我还真不信!”

     “呵,那又能怎样?”他抬了下眼皮,凉凉笑回去,“你敢说你没对他动过心?他没对你动过意?行,你们纯纯白白的兄弟,那就算我现在动心了,又能怎样?我模模糊糊表达了,他含含糊糊回应了,又能怎样啊?龙队你说,嗯?。”“你我再清楚不过体制内的规矩了,你们谈个恋爱都那么不容易,更不用说这了,恐怕开个玩笑都得掂量掂量。”

    “那好,徐海乔我问你,你真心的?”马龙拿过酒瓶给他添酒。

       他一仰而尽,“可惜没机会了,没机会了……”

     “为什么。”

     “互通心意本来就是很难的,我既然在公众面前说了那些,你觉得他怎么觉得,我们之间还可能么?所幸他还愿意认我这个朋友。”他一手托着下巴,头微仰,眼眶红着,隐隐有水光,“你说这信怎么这么慢呢?你说我为什么不能早点儿回北京见你们?半个月前的信现在才到,你知道他写了什么?他给我写了诗,我看了一遍就背下了——天涯各一方,薄笺系愁肠。愿与君携手,江湖两相忘。呵呵,我他妈还能说什么?太晚了……”

       马龙久久无言,“喝酒喝酒……那你准备怎么办。”

     “只求能和你一样,一直陪伴他吧。”

     “继科儿说我们会是很好的朋友。”

     “否则呢,龙队?”他笑得没了眼,敲了敲已空的酒瓶,“这酒不是白喝的。”

     “世间不如意事十八九。”马龙随着他笑起来,感叹,“没想到没想到。”

     “可朋友来了有好酒,我可是等你们什么时候庆功能请我啊!”

       太阳照常升起,麻雀照常活跃在电线杆,一切都一样。只是花前月下,举杯相祝,成双之影,肺腑之言,只在八月十五。

       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既已相交游,何不共前程。

————————

半夜了,随便说两句。

想必小伙伴能看出些许题目的意义了吧,想必也有拔剑的欲望吧。来吧,在下做好准备了_(:зゝ∠)_

酝酿了一个星期,想了无数种发展,最终回到最初的想法。

只剩最后一章了【望天】

评论(6)
热度(48)
© 烟水泓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