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水泓泓

在下就是个冷淡没情调的人(滑稽)

朋友来了有好酒(5)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上升真人联系实际,谢谢!

————————————

(5) 

     网络上的话题起得猝不及防,热度也是不长久。当事人表了态,答案合情合理,这事儿基本也就过去了,更何况张继科的好兄弟许昕在直播里也大致交代了他们几个兄弟的说法。

   “这人红了就是不一样啊,交个朋友都有人管,我看他将来结婚你们还不伤心死,哈哈。”马龙刚好路过,轻飘飘也来了一句,“给她们说说放宽心,好好看球,就没这么多事儿,人海乔说的挺不错。”

      这对于网民公众不过是一次消遣,对于他们呢?

      未曾中断的书信往来,朋友间正常的问候,一个穿梭在乒乓球台,一个忙碌于不同人的人生,少有见面。

      似是一切照旧,只是默契地对曾经只字不提,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也对,什么也都还没来及发生,就已随秋风消逝。

      许昕要结婚了,给张继科发了喜糖,兄弟俩免不了调笑几句,临走瞥到书桌上码的整整齐齐的明信片,“哎继科,要不要请海乔来?”

   “请他?他跟你们又不熟。”张继科眯着眼笑得无奈,还有些不可置信,“再说你的婚礼,你问我?”

   “也算半个熟人,龙仔都见过他,我还没见过真人呢,以后好一起玩儿啊。”许昕一推眼镜,笑得揶揄,“怎么,这多久了,你不想见他?”

   “......你说龙见过他?”“对啊,你不知道?”

   “你净废话!什么时候。”

   “应该是去年你俩上热搜,我们打完比赛回来不久吧。”

     等再回话,张继科的心思明显已经跑了好几圈,眼又垂了下去,“哦.......那行吧,请呗。”

     徐海乔拆开EMS,有些意外会收到许昕的婚礼请柬,他没有想到这种相对私人的场合倒会请他,说有点儿受宠若惊不为过。手指在写了字而略有凹凸的大红色纸张上反复划过,查了日子,他有空。

     正是春天,道旁的柳树早抽了青条,慢慢飘起白絮。

     最终还是赴了约。出租车飞快驰过,高兴期待之余忽然生出几分忐忑——除了新郎,今天他又会是什么模样?

     挂在已带了胸花的兄弟身上的人笑得开怀,眼睛睁得大大的,神采奕奕。新郎一边儿埋怨着理被他弄乱的衣服,转脸依旧和他嘻嘻哈哈。

     许昕老远就看见他,朝他摆摆手,一推旁边异常兴奋的人,“海乔过来了,你和人一起先进去,让本郎官清净会儿,快到点儿了。”

     他道了喜,塞了红包,又对着新郎新娘赞不绝口。张继科在一边儿微垂着头听着,嘴角上翘,等他们寒暄完,打了招呼,自然拉过他的手臂带人往大厅里去,倒是无话。

     这人能是什么样呢,不还是那样么?换了行头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西装把腰线勾得恰到好处,露着纯白的里衬领口,大腿修长,就是领带依旧不知道系。

     厅里已三三两两坐了人,张继科带他在一桌坐下,“今天基本是我们乒羽的人,其他方面的人不多,没事儿不用拘束,我跟你坐一块儿。”

   “听你安排。”他眉眼弯弯,“你的领带呢?”

   “懒得系。”张继科抓了把瓜子,嘴角挑着。

   “得啦,看你永远也学不会,先别吃,拿来我给你系。”

     他认认真真替他打好领带,又抚平衣服的褶皱,然后满意地笑了笑。

     张继科动了动脖子,视线和他相撞又立马挪开,“你笑什么。”

   “笑你帅啊,不行?”徐海乔替他倒了茶,“我们继科可真是个优秀的人呐。”

   “你天天就知道夸我。”嘴上这么说,眼里的笑却是要溢出来。

   “不夸你夸谁呢。”

     婚礼刘指导做的司仪,兄弟姐妹们在下面净起哄,刘指乐呵呵地先说着纪律上理应是不应当这样,但今天就破个例让新人遵从众人意愿,一片叫好。许昕特别维护自家媳妇儿,迅雷不及掩耳亲了一下就转移话题让扔捧花。

     他俩坐的这桌离红毯不远,张继科被同桌的人撺掇着凑到前边,头还没完全抬起来,就被砸了个满怀。

      徐海乔端着酒微笑着看他被众人调侃之后红着耳根回来,也开起玩笑,“继科,要不要我替你说媒?”

      人一愣,微皱了眉,抚平了手里的白色花瓣,轻轻应了声,“行吧。”

      婚礼很成功,张继科一高兴多喝了两杯,尽管多数都被徐海乔挡了下来。人都陆陆续续走了,作为亲属之一他也留下来等着,也不再管其他人,头往徐海乔肩膀上一搁,眯缝着眼看起手机。

      徐海乔胳膊在背后半环着,轻轻拍了他几下,微微偏头,“不难受吧?”

    “嗯,有点儿瞌睡。”说着打了哈欠,“早上起太早。”“行,那别看手机了,靠着歇会儿吧。”

      等都整理得差不多,许昕他们找不着人,马龙准备去厅里,“弄不好找哪儿睡了。”他女友也过来了,正巧从厅里出来,一问,说人在厅里,话没说完就低头看手机。马龙无意瞥了一眼,是照片,继科歪到徐海乔怀里睡着,徐海乔托着脸也闭着眼,“东西删了,别往外乱发。”

     “怎么了,我就自己看看。”

     “识点趣儿。”马龙脸上不见笑,拿过手机把相片删了,“别乱跑,去门口等我。”

     “嗨,龙队,该走了?”徐海乔睁开眼看见马龙,一笑,指指身上的人,“怎么弄?你们是回训练中心还是怎么安排?”

     “今天刘指给批假,不行你干脆带继科儿去外面兜兜风,明天早上让他按时来就行。”

    “这没问题?”

    “没事儿。”马龙笑起来,“让你带他出去玩儿你还不愿意?”

    “那成,你们既然放心,那我肯定当仁不让啦。”徐海乔扭头哄着人睁眼,半拉半抱把人弄起来,“哎我看那几个弟弟喝得也不少,你们能弄过来吧?”

     “可以,我们几个就继科儿酒量不行,路上小心。”

        许昕在门口跟姚彦说小话儿,看他拉着人出来,使劲拍了张继科一下,把人彻底弄醒了,被人追着打,“哈哈哈,海乔以后常联系啊。”

     “你们这几个我就随意了啊,那几个小的要是带坏了怎么向刘指交代?好好跟姚妹亲密会儿吧啊,明天叫继科再替我送个礼物给你们。”

       说了再见,张继科没让叫车,想在街上走走。

    “你确定?咱俩就这样?你还晕着。你手里这花儿,这小西装,小姑娘见了都得疯。”徐海乔看着明显还懵着的人,光想伸手揉他头,这人捂了一冬天又白回来点儿,“哎呀想带你去逛景点吧,也都是人,找个公园转转,饿了就带你吃东西,不想在外面吃就回家给你做,好不好?”

     “……回家?哪的家?”

     “我家。”

        松树长了好多年,靑针遮天,碎石子铺的小路,基本没人过。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说着话,穿过小树林,在开着小野花的草坪上晒了会儿太阳,又看看开得层层叠叠的桃花,一点一点儿从公园这头挪到那头。

        张继科终于嫌弃手里的花拿着碍事,抽了两只出来,折成两小朵,分别插在两人的胸前衣兜里,剩下的就搁在桃花树下。

     “回去吧。”他没笑,那双亮起来的桃花眼却是被绯红染得让徐海乔只看了一眼就连忙挪开,似是含了情。

      出租车司机多看了两位客人几眼,问完目的地,又忍不住问,“这是刚参加完婚礼?”

    “啊是。”张继科看到车前镜里的两人,才意识到好像有什么不妥,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现在这年轻人就是会玩,浪漫呐。”司机上了路,感慨道,“哎,我是不是在哪见过两位?”

   “没有没有哈哈,师傅您肯定记错了。”徐海乔打起哈哈,想了想倒也没有把胸前的花取下来,捣了捣张继科,“晚上想吃啥。”

   “做什么吃什么呗。”“哎你这就让我很难办啊。”“看你水平啊。”张继科嘿嘿嘿笑起来,扣起手机。

    司机插了话,“兄弟俩?”

   “啊,朋友。”徐海乔扭头看窗外的路。

   “哦。你这小伙子不得了啊,这年头会做饭的男人可不多啊,哪家姑娘要是跟你一块,可不享福了?”“过奖啦师傅。”

   “那可不,师傅,我这朋友要真找,那人家肯定也不会差。”继科划拉着微信群里发的婚礼照片,许昕姚彦俩人一脸幸福,头也不抬回了一句。

   “那是,俩人搁一块儿不还是要个相互支应,不能老让一方付出,是吧?”

      最后晚上吃了什么?他给他煮了红枣山药大米粥,炒了几个家常菜,还特意调了盘黄瓜。

   “你怎么.......变出来的?”

   “愣着干什么,坐啊。”徐海乔给他了双筷子,双手托着脸盘架在桌子上,一脸期待,“快尝尝,我平常一个人,没事儿就瞎捣鼓,也不知道怎么样。”

     吊灯在徐海乔的面上打了柔和的黄光,睫毛一闪一闪,眼睛里透着碎碎点点的星子,张继科眨了眨眼,眼眶忽然有些红,低下头舀起粥,“怎么都好......谢谢了,海乔。”

     外面星星一颗两颗,也难得亮起来,俩人在阳台上毫无形象地或瘫坐或高翘着腿。徐海乔手里托着杯红酒,嘴角噙着笑,听他絮絮叨叨说着赛场,手指有一下没一下敲着酒杯。

    “你到底什么时候去看我比赛啊。”

    “我会说已经去过一次了?”

    “那你怎么不跟我说。”

    “等你自己发现呀,然后Surprise!”

    “切。”

      ......

    “......海乔,我不要你给我说媳妇儿。”他躺在他腿上。

    “我知道.....”他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甜,也苦。

      就这样一直下去多好,就这样一直下去吧。

      晚安,我的朋友。

————————————————————

以为这一篇能写完,然而还没有写到最想写的一个情节就写了这么多,哈哈,真是不好意思了。

其实感觉后面这两章一点点儿扣出来的相比开头要好一些

所以求各位小伙伴们的评论啊~~~

评论(11)
热度(54)
© 烟水泓泓 | Powered by LOFTER